潮汐(一)

樱井翔少年时的暑假,都会从东京回到京都。

京都姑母家的老宅有木头长廊和绿色的庭院。夏日午后,坐在地板上,喝茶吃瓜,窗外鸟鸣叫,树荫覆盖了烈日。

每次来度假,暂别繁重的学业,远离名校不单纯的人际圈;十七岁的樱井翔,喝下热茶,出了一身汗,觉得自己有些老气,但意外地很习惯。

京都有种旧时代直爽和舒缓的氛围,他很喜欢。

 

下午有人来拜访,家中只有他一人,樱井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人。

眼前的人拿个盘子,看到樱井,露出困惑的表情问道,“诶,你是谁?”

明明是自己的家,却被陌生人质问,樱井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反问你又是谁。

陌生人歪着头,“上井太太在家吗,我来还东西。”说着举了举手中的盘子。

樱井微一皱眉,以惯常的良好礼仪,介绍了自己。

眼前的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把盘子递给自己,嘟囔一声就走了。

晚上和姑母说起这件事,才知道是邻居大野家的孩子;去年搬过来,两家人关系很好。

 

周日时,大野家过来做客,樱井翔又看到了他。

跟在长辈身后,这次两个人打了招呼:大野智,樱井翔,初次见面(并不是),你好,你好。

年龄只长自己一年,樱井挺高兴遇到同龄人,不由活波起来,找大野聊天。

大野话不多,回答樱井几乎都是啊,恩。

渐渐地,樱井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是挺直腰坐着,微笑着听大人聊天,从容应答。

大野太太称赞了樱井好几次,果然是优等生,长得帅气,又有礼貌,眼睛尤其好看。

樱井很擅长拿出害羞的表情,瞥见大野看过来,就有一点少年意气的得意。

大野看到对面的樱井,眼睛明亮,眉毛上挑,微微含着笑;

午后的光线洒到他脸上,大野背光猫着背……对比起来,真是鲜明。

 

那天以后,樱井和大野在老旧窄狭的街道碰到了好几次。

出于礼节,樱井拿着刚买的红豆吐司,只好分给大野一半。

大野也不客气,默默吃起来。

一前一后和樱井走回家,在各自的门前道别。

樱井回到家,看着隔壁大野家伸出来的树干,有些叹气,本来以为可以交到爽朗淳朴的京都朋友,但大野智,实在很容易让人没有兴致啊。

 

第二天又碰了面。

樱井热得受不了,出门买水,正好就遇到了刚出门的大野智。

阳光强烈刺眼,瘦弱的少年被阳光变成了剪影,沉默看着自己,樱井不由烦躁起来,不太想打招呼。

结果大野倒是低低地叫了一声,“翔君。”

什么时候变成了叫自己翔君的程度。路面发烫,樱井头有些昏沉,感到疑惑,不知为何已经和大野一起蹲在便利店的门口,拿着汽水瓶儿。

 

“翔君。”大野一贯偏小的声音,“接下来去哪儿?”

“啊,并没什么特别安排。”樱井有些吃惊,摸不准大野的意思。

“带你去个地方。”大野说完就一口气喝完水,拍拍裤子站起来。

“哎,去哪儿,远吗,干嘛?”樱井慌忙跟着站起来。

走吧,大野不多说,等樱井喝完水,就带头走了。

 

虽然来过京都很多次,但自己都一个人,樱井对这里并不熟。

跟在大野智背后,穿过头一回见到的旧街小巷,一只黑猫一直在墙头跟着他们。

樱井看到前面大野和墙头的猫一样,左转,右转,向前,拐弯,慢慢涌起探险的错觉。

大野智的T恤已经全湿了,裹在身上,显得干板,腰部倒比一般男性显细。

樱井好几次想开口说话,到底也没张口,和大野相处几次,大概能知道他不多言,或者不怎么擅长表达。

太阳晒得樱井越发头晕,他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大野停下来,那只黑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评论(2)
热度(187)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