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二)

大野停在一个看起来像公园的地方。

铁制的大门已有锈斑,一眼望去树木非常浓密,炽热阳光下绿意闪耀。

“我经常来这里。”大野等着樱井走上来。

“人不多,很舒服,所以想带你来看看。”

樱井怀着心里的奇异感说了谢谢,和大野并肩走进门内,落入一整个安静的世界。隐秘的公园,除了他们没有第三人,只有零零星星的光斑穿过树荫落在地上。

太安静了。仅有鸟叫,以及风吹动树叶。

樱井翔突然就松懈下来,一路上沉默和未知带来的不安感全然消失。

他随意问大野怎么发现这儿的,“小时候,小时候。”大野回答。

直到走过树荫,樱井看到泠泠波光的白练。

不宽阔,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条河流出现在樱井翔的面前。

哎!樱井大叫一声惊喜看向大野,身边这个人正望着他,笑了起来。

弯起来的眼睛,得意的神情,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内。

”走吧,翔君。“大野率先脱下汗湿的T恤,赤脚穿过草丛走过去。

樱井犹豫了一下,又被这意外的惊喜鼓舞,沿着大野的足迹踏进水中。

温柔的水流围绕腿部,他看见大野弯下腰,整个头都埋进水里,阳光打在少年结实的背部,闪闪发亮。

他学着大野的样子埋头,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出来,扬手,水流如银蛇瞬间淋大野一身,下一刻就遭到更凶猛的反击,对手竟然手脚并用,水花不停浇溅,樱井眼睛都睁不开,四面都是水幕没法转身又被大野的笑声笼罩,马上就要跌倒的他,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

滚烫如铁的手心贴在自己背部,樱井努力睁眼,看到身旁人满脸都是水,发梢闪光,鼻子都笑皱了。

不知是谁的心跳如雷,一下一下敲击在樱井的耳侧。

 

上了岸,浑身都在淌水,两人躺上草坪任阳光暴晒。

“下次带着泳裤再来这里吧。”大野像条鱼翻出肚皮,水珠反光,没晒黑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透明。

樱井移开眼睛,“那就说定了。“

”以前我小时候,这边的树上还会结红色的浆果,我最喜欢顺流而下,一伸手,就能摘岸上的果子吃。“

樱井不信,“真的假的。”

“真的。现在没了,我小时候吃完它都不用吃别的,甜得很。”大野遗憾的语气,说得特别真,樱井心想你骗小孩呢,又听见他问,“翔君小时候呢。”

“我小时候啊,去游泳池比较多。”

”对哦,东京。“

樱井小时候在野外的记忆并不多,最多不过去郊游,带着小黄帽,背好便当盒,和同学手牵手规规矩矩排队走,听老师话,不乱走,不掉队。

今天总算当了一回放敞的野孩子。

夏日三点的阳光像鞭子,打得人滚烫又畅快。樱井闭上眼睛,隔了会儿才说”今天真的很开心啊。“半天却没有回音,只有绵长的呼吸一声长过一声。

樱井转过头,瞥了眼身旁人的睡脸,把后半句”谢谢你,大野桑“默默咽了下去。

 

回去已是傍晚,和大野在门口告别,樱井吃过饭就回到房间,玩得尽兴,又疲倦,早早上床却睡不着。

大概成为朋友了吧,樱井模模糊糊地想。

身边其实没有大野这样的人,不太清楚他在想什么,说的话也没什么意义。

行为却很即兴。

樱井第一次觉得印象中模糊的人变得鲜明起来。手很烫,看着瘦倒还结实,肤色偏黑,脸部的线条比较温和,尤其是笑起来。

 

这之后和大野的关系一日千里,樱井发现大野并不难接近,挺普通一人,只是不善言表,虽然比自己年长,却完全没前辈的感觉。

智君,什么时候再去那里游泳。

智君,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智君,我想吃寿司。智君,陪我看电影。

智君。Satoshi。

樱井翔,17岁,出乎意料的完全不自知的粘人。

 

白天一起玩,樱井晚上又去大野的房间。打完几轮游戏,樱井就趴沙发上,一下一下吃着大人送上来的水果,没吃几口就来句,”恩,好吃。“

大野在旁边发呆,突然就笑起来。

”笑什么?“樱井吃着东西含糊问。

”好可爱啊,翔君。“

”喂!说什么可爱。“樱井嚷着,又差点呛到。

”就是可爱啊,眼睛。“大野说完,就从房间中找出本子,拿出笔开始涂抹起来。

樱井好奇地凑到大野身边,看到逐渐勾勒出的形象,惊讶于这双手的灵巧。

”原来你会画画啊。“

”恩。“

”很喜欢画画吗?“

”恩。“

”你这是……画的我?“

这回没听到回答,只有大野认真的侧面,笔尖落在纸面的声音,还有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吸,一个趴在深蓝水藻,眼睛酷似自己的少年逐渐浮现出来。

 

”为什么会有水藻?“

”因为翔君啊,就是从东京湾飘过来的。“

这样莫名的回答,却印在了樱井的脑海,直到下次见面时都不曾消散。

 

评论(4)
热度(129)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