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三)

大野并未把那副素描送给樱井,这不妨碍他们如杂草蓬勃生长的友谊。

每一天都穿着T恤和拖鞋在街头晃荡。

如果遇到暴雨天气,就一口气冲回家,不顾周围惊讶的眼光。

分吃西瓜,举着汽水干杯,买两种口味的天然冰吃一半再交换。

在水里胡闹。和野猫赛跑。少年无穷的精力融化在无尽的热浪当中,筋疲力尽,酣畅淋漓。

樱井一天比一天黑,笑起来就呲出一口白牙。

 

吃完午饭刚出门,樱井就看到街那头大野和一个人走过来。

一张从没见过的脸。和大野有些相似。快到肩的头发,秀气的模样,猫眼。

穿着花衬衫,解开两个扣子,不一样的成熟气息。

“翔君,这是町田,和我同辈。”

大野智揽过町田,笑着向樱井介绍,熟稔和放松的语气并不多见。

“你好,初次见面。"樱井有些拘谨。

“你好。”町田扫樱井一眼。

“我的邻居,樱井翔,从东京过来的。走吧,很久没见了。”

大野带町田向家中走去,又转过头来看樱井,“恩?你不一起?”

“哦。”樱井犹豫一下,抬脚跟了上去。

 

“你这家伙,房间永远这么无聊。”町田很自然靠床坐在地上。

“最近怎么样,慎吾。”大野给他们一人递过一杯水。

“就那样,天天排练。你又不是不知道团长那个老头。”

 “他在一家剧团工作。”大野给一脸茫然的樱井解释。

“说得真无情,还不是因为你半途而废,抛弃我一个人逃跑了。”町田嚷嚷。

“我说,”町田放下水杯突然坐直,“今天也是那老头托我来的。”

“大野智,你到底要表回去?”

大野半躺看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回答,“不知道啊……”

一阵沉默中,樱井对投在窗纱上的阳光产生了兴趣,布的褶皱映出一个光亮的M形,随风上下飘动,像只被困住的鸟欲飞不能。大野坐起来,“你给老头说,我不打算再跳舞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知道的,没兴趣了。”大野智挑了挑眉,以樱井没见过的姿态,轻浮又大人气地笑着。

町田发出一声轻哼,也笑起来。

“你果然没变,还是那么轻易就放弃了。”

 

临走时町田拍拍樱井的肩,“小朋友少和他混一起。”又对大野随随便便挥手,“总之,我等你。”然后就走了。

大野看着町田在拐角消失,转过身又变成了樱井熟悉的大野智。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樱井抬起眼睛,嘴巴不自知的微撅,半响说道,“我对你,什么都不了解呢。”

虽然每天都在一起,也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每一天。

跳舞的大野智难以想象,以及他和朋友共有的过去面前显得多余的自己。

大野乐了,拉樱井走进树荫,”你想知道什么?“

“大野君不是学生吗。”樱井转过头,认真盯着大野。

“暂时,不是了。”含糊的回答。

“什么意思?”

“真麻烦,”大野小声嘟囔着,“就是之前我退学了,然后去剧团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在不在剧团。”

樱井消化着大野的意思,有点发愣。

大野扯下片叶子,“这些无聊事有什么好说的。”

脸上竟有些难为情的意思。

夏蝉的声音就在他们头顶,一声响过一声像个不请自来的乐队,樱井看着他们的影子延伸到墙角,他伸出脚,踩住了比自己纤细的影子,“不上学也不工作吗?”

那以后怎么办呢。

被踩着的影子伸出手,又放下来,一下,两下,拍上另一个影子的头,和着蝉鸣像在光的另一面,黑色的,轻柔的。

“怎样都好啦,翔君,陪我玩到你回东京吧。”

 

那天晚上,樱井第一次在大野家留宿。晚饭时大野妈妈感叹说翔真是讨人喜欢呢怪不得satoshi那天会答应参加大人的聚会。

大野说,“啰嗦。”

樱井第一次真正害羞起来。

吃过饭又去到大野房间,自己的房间就在一墙之隔,他却赖着不想回去。

大野倒不在意,说得给大人说一声。樱井趴在地上光点头完全不动弹。

大野踢他一脚走了出去。听到大野给家人交代,樱井突然特别高兴,就想在地板上撒个欢儿打个滚儿。

这个房间的一切,蓝色被套墙上的画黑色台灯连墙角的模型飞机每一样他都变得熟悉,熟得就跟他自己的一样,没区别。

 

关灯后,路灯在漆黑中透进一点微光,裹着被子,樱井又向另一个被团移近些。

“智君,你睡着了吗。”

“没。”近在耳畔的声音,心里有些发痒。

“智君以后会不会来东京呢?”

“不去,活不下去。”

“继续上学吧,考来东京。”樱井一顿,看着天花板小声说,

“有我在啊。”

“诶……”大野轻笑出声,突然侧过身面向樱井。

樱井不由转过头,看见微黑的眼睛近在迟尺,他在被子中握了握手心。

大野说,“翔君,以后会做什么呢?”

“考大学啊和大家一样,”樱井笑了笑,“不过智君却和大家不一样,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个随心所欲的差劲家伙吧。”

在樱井翔的生活中,他每日穿着笔挺的校服上课,认真学习,与人友善,下课后去补习,或练琴。每一天都是有律可循。随心所欲——那是另一个世界。

 “说什么随心所欲……干嘛突然耍帅。”

耳边响起大野低沉的笑声,“哎有吗?果然是我……太弱了吧。”

这什么意思,樱井默默想了一会,才发现大野已经睡着了。

依旧侧着身,挨着自己枕头,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窗外一只野猫从墙头走过,房间内的呼吸声如潮汐一起一落。


东京能有一个大野智就好了。樱井迷迷糊糊地想。

不。

一期一会就好。

 

评论(6)
热度(121)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