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四)

大概不会再有比无所事事的夏天更漫长的时间了。

五点就天亮,人夜后的温度仍然让人情绪高涨。黑夜如此短暂,睁开眼,又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生活中习惯另一个人的存在,对他们来说,真是再自然不过。

尤其当你们每一天都见面,相隔的距离最远不过一个街头一个街尾。

靠近的时候,一偏头,他就在身旁。

樱井不只一次对大野感叹,我们是不是已经认识了十年啊。

大野一边点头一边对着他笑,

就像真的有一个樱井翔一直生活在这里,陪着他踏夕阳,追流光。

 

袛园祭到来的时候,樱井已经在京都呆了一个月。

从早上开始,大家已经沉浸在祭典的氛围当中。和姑母一家去参加祭典,看华丽的山车走过,是樱井夏天的保留节目。

这一天,好像整个京都的人都聚在这几个区,一座座载着山神,孩童、乐手等的山车缓慢庄严地来到面前,拉拽的队伍整齐有序,巨大的木车轮遇到直弯,有经验的人就把砍平的青竹拿出来,配置好,泼上水,让山车顺利前行。

这是一件相当有难度的事,拉拽的队伍神情严肃,稍作休息,号子一起,合着节拍全力前行,喝!在大家的注视下,山车利落地拐弯,人群中瞬间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

虽然看过很多次,樱井翔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场面。

他喜欢“群”这个字的含义,群聚一起,齐心协力。

这样凝聚的力量,他非常非常喜欢。

樱井在人群当中用力地鼓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

 

人了夜,街道几乎变得水泄不通。

喧嚣的氛围当中,樱井翔仿佛被裹在一个五彩的气泡中,随着人流轻飘向前,掠过穿着浴衣的少女,手牵手的情侣,食物的香气沿着花灯飘向天空,小孩子戴着面具蹲在街旁捞金鱼。

就像一出流光溢彩的舞台剧,每个人都带着幸福的表情沉浸其中。

樱井的心里逐渐胀满了一种不可言明的情绪,不停的发酵。

笑着的人们和他擦肩而过,面容模糊不清不曾相识。樱井逐渐感觉自己一个人站在这彩色的舞台面前,仰望着这份宏大的热闹。

直到舞台当中走出了一个人。

樱井回到了现实。

这却是比梦境还要神奇百倍的现实,在上万的人潮当中,他在一朵浪花上停了下来,

迎面而来的另一朵浪花上,站着一个,大野智。

 

在这之后的好多年,樱井翔向别人说起此刻时,都会再次回忆起那瞬间身体内如疾风扫过的战栗感。

茫茫人海中,千万分之一的概率,两个人如命运一般的相遇。

难以描述的感觉,只记住了那个时刻的内心和眼前的景象,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眼睛闪着光,比最亮的那盏花灯还来得明亮。

 

“翔君,原来你在这里。”

大野微笑地走上前,拥抱了还没反应过来立在原地的樱井翔。

 

这之后他们就一直在一起。渐渐和家人分开了,变成了两个人。

樱井不怎么说话,大野更不怎么说,他们只是用简单的动作交流,对着金鱼摊相视一笑,同时停在章鱼烧的面前。路过一个挂着各式各样面具的摊位,两人都给自己选了一顶。

大野是一个绿色河童,樱井变成了黄毛的狮子。

狮子和河童头挨头合了影,樱井和大野像周围的孩童一样把面具顶在头上,晃晃悠悠继续前行。

 

樱井翔还是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在夏日祭游玩。

就在一个月前,他并未想到会在京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

他心里清楚,回到东京后,大概就不会再怎么联系。

樱井有这样清晰的认知,不光是大野智,他自己也是。

聚会总会结束,蝉鸣也会停止。现在已经非常满足了,所以也要好好道别。

和京都告别。和十七岁的夏天告别。

和大野告别。

在这个不会重来一次的夏天之后,樱井和大野都会沿着各自的轨迹继续向前。

 

直到清响声飞人天空,他们停了下来,和周围的人一起仰头看向夜空。

夏日祭中盛大的花火宴终于开始了,

不断有各色烟花腾起绽放,照亮夜空,又隐人黑暗。

时间仿佛都停止在这无边无尽的绚烂当中。

樱井偏过头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大野,身旁的人仰着头,脸庞隐在明暗当中。

樱井望向天空,重新专注着天空盛开又消失的巨大花朵,

再也不曾移开视线。

 

三天后,父亲打来电话,樱井翔提前结束了假期,回到了东京。

大野因为那天家中有事,并没有送樱井。这也好,樱井并不喜欢离别的氛围。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延绵不断的绿色风景,樱井翔突然想到,

在那个仿佛不曾存在过的相遇的夜晚,大野智有一下握住了他的手,

微湿的指尖碰触着自己,柔和的声音响在耳畔,“翔君。”

“回去后也会记得我吧。”

 

评论(5)
热度(118)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