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五)

大野智踏上去往东京的路,已是两年后。他站在车站,拿着非常小的行李包和家人告别,轻松的姿态仿佛是一次短途旅行。

姐姐久违地拥抱了他,父亲一言不发,母亲给他理了理衣服,依旧非常温柔地轻声叮嘱,多打电话,什么时候想家了就回来。

直到列车启动,大野看着窗外身影消失的家人,才有了一些离开的实感。

为什么要去东京,大野智自己也不明白。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有宏大梦想的人。他习惯并喜欢一种游刃有余的生活,能够自由地呆着,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

但什么才是真正喜欢的事呢。

为跳舞退学,热情却很快消失了,辞掉剧团工作后,前途未卜无所事事,整个人都被困在了那个十八岁的夏天。

迷茫的时候遇到了从东京来的一个人。

比自己小一岁,非常元气。意外成为朋友后就在一起胡闹,没做什么正经事。

大野想着就笑了起来。

胡闹着,整天都在出汗,在那样的酣畅中大野郁闷的心情却像身体的水分一样逐渐蒸发。

两年前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但大野还清晰地记得那个人的眼睛。

樱井拥有一双非常精彩的眼睛。专注,锐气,勇敢。

是看过了怎样的景色,才有那样的眼神。

大野看着窗外田野起伏,白色房屋一闪而过,樱井回去的时候,也就是看着这样的风景吧。

 

到东京后,大野照着之前查好的路线去到联系好的工作地点。

是一家在筑地的料理店,提供当日捕捞的新鲜刺身和海鲜盖饭。只在上午经营,店面如想象中一样窄小。推开已有几分老旧的木门,大野走进去。

店长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在店内等着他,浓眉大眼,看起来很爽快。

因为是朋友介绍的关系,稍微寒暄后店长就开门见山告知大野工作内容。

早上五点之前一定要到,因为要参加拍卖竞争优质的海鱼,送到长期合作的店家。九点到下午一点是料理店营业时间,客人大多是来筑地的观光客和住在附近的老顾客。大野的工作主要是在店内帮忙,如果店长忙不过来就需要帮忙运送海鱼。

听完店长的阐述,因为还要去安置行李,大野谢绝了店长一起吃饭的邀请,就先告辞了。

住的地方就在筑地附近,是拜托町田帮忙找的地方。町田因剧团发展的原因,早大野一年到了东京,因为工作没办法来接大野,但提前替他解决了住处的问题。

真是帮了大忙,大野放下行李想着,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虽然不大,但自己一个人完全足够了。

整理好房间已经是晚上,大野坐下来,把刚刚下楼买的啤酒和咖喱饭放在桌子上,低下头,像在家里一样,合掌说,我开动了。

一个人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

吃完饭,大野就躺在地板上,透过狭小窗户看窗外各种流光把夜色染得半明。

后来他忘记收拾饭桌,喝完酒,就蜷缩在桌边睡着了。

这就是大野到东京的第一个夜晚,梦中没有一个人,一觉睡到天亮。

 

不知不觉大野在东京已经呆了三个月。

一周六天早上四点半就要到筑地,虽然已经见识了很多次,他仍然会为这里的拍卖场面感觉激动。金枪鱼、鮪魚等巨大海鱼整齐摆在地面,穿着雨鞋的大叔严肃地查看鱼的切面以确认品质,开始前市场都很安静,只有偶尔响起货车驶来的声音。所有人都一样,全神贯注等候拍卖开始。直到拍卖正式开始,摇铃声一响,竞标声四处而起。

一尾鱼成交的时间不会超过十秒,鱼身上很快就会纷纷标上买方的名字。

这是完全不同于前二十年的生活,天未亮就要起床,许多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开始工作。

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强烈的鱼腥味。

店长告诉大野,他在这行已经干了近三十年,十几岁从一个学徒开始,十五年后才开了店,有了稳定的合作方。

在市场内的都是坚持下来的人。

和软弱自由的青春不同,这样成年人充满男子气概的场面,不断带给大野力量,让他开始习惯东京的生活。

 

这天运气不错,店长拍到了一条品质相当好的鮪魚,心情颇佳的他亲自给大野和另一个店员做了奢侈的海鲜盖饭。

吃着新鲜的刺身,大野畅想下午休店后和町田的会面。来东京后他们只见了几面,每一次都有种故人相见的亲切感。

他们约在汐留的一家烤肉店,大野先到,等了大半个钟头町田才来。

“抱歉,智君。路上太堵了。”町田边脱下外套边解释。

“你这家伙,我快要饿死啦。”大野嘟囔着,看着町田已经快到肩的头发。

“今天就我来给你烤肉吧。”

“那当然。”大野一挑眉,把夹子递给町田。

町田把牛肉一片片放上铁网,“真不客气。”

埋头猛吃一会儿,町田才状若无意地说,“工作是不是很辛苦,要表我去跟团长说一声。”

“表了,我都那么久没跳舞了。”

“不是跳舞,你不是会画画,道具类的工作怎样?”

“真不用。我现在干得不错,好不容易刚上正轨。”

看着大野兴致勃勃的样子,町田顿了一下,又问道,“我说,你这家伙,真的很奇怪。到底跑东京来干什么,就为了在筑地当鱼贩?”

大野只是忽忽的笑,吃下町田递来的烤肉,才开口,“这又有什么不好。那也是大人的世界。”

看着眼前的人笑得一脸直率,町田无可奈何翻动肉和蔬菜。香味和炭火升起的烟雾混在一起,他渐渐就有了一些京都的错觉。还是和面前这个人,那时候跳完舞筋疲力尽,总是一起去吃饭。现在到了能一起喝酒的年龄,这个人还能在自己跟前,看上去一点都没变。

“智…”

“恩?”

“没什么,就是很高兴。”

两人不知不觉喝了不少酒,町田醉得厉害,频繁跑厕所。大野也有一些醉意,走到外面想让头脑清醒一下。

 

虽然已经是深夜,街上人也不少。路灯下还能看见一个喝醉的上班族歪倒着靠在墙上。

东京晚上的风,似乎比京都更有温度。

大野正站着,听见一个声音在身后逐渐靠近,好像在说着什么,就像一根针突然扎进皮肤,他突然清醒过来,猛地转过头去。

一个穿着棒球服的金发少年拿着手机从店内走出来。

“还在和他们吃饭,马上,马上就回去了。”

少年脸上带着一点不耐烦的神情,皱眉对着手机说道。眼睛扫过大野,站在另一侧。

声音好像有些变化,但还是那双眼睛。

大野转过脸看着走出来的人,心脏不受约束地重重跳了几下,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

眼前的人看起来并没有认出自己。

少年收起电话,转身就要走进门内。大野不自觉迈出一步,犹豫着,“……樱井……翔?”

并不算大的声音,少年却停了下来,侧过身,看向大野。

记忆中并未忘记的人和眼前的脸重合。变成金色的头发。没变的温顺的头发。看起来溜圆的眼睛。看起来稍微有些可怜的眼睛。线条分明的脸。线条温和的脸。

少年盯着自己,隔了好一会儿,才像刚找回语言似的,小心地说道,

“哈……大野智?”

熟悉的声音对着他,一切都没变,大野却有一瞬间错觉,身处的城市变得不一样。具体有什么变化他也不清楚。清晰的是此时此刻体内涌动着的巨大喜悦如潮汐将他淹没。

时隔两年又十个月,大野智和樱井翔在一家不知名的烤肉店门口,重逢了。

 

评论(11)
热度(105)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