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六)

 

樱井翔认出大野智的第一眼,他就有点局促。

那年夏天到现在他没再去过京都。刚开始还用手机联系过几次,后来就再无联系。

更没有打过一通电话。

樱井翔没有想过他们还会再见面,也没期望过。

那样的一期一会待他回到东京很快就被忙碌的生活遗忘。他拼尽全力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然后迫不及待染了金发,打了耳洞,以更飞扬的姿态加速向前。

他还不到二十岁,前方不知道有多精彩,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往回看。更不会知道竟然还有这一次,换成他的城市,这个人凭空而降。

 

“哎,真没想到,大野桑,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樱井走过去,按捺住一丝紧张,满脸惊讶向大野发问。

“恩,我到东京来了”大野等樱井走到面前,在光线下看清楚他现在的样子。

金发衬着锋利的眉眼,耳钉在灯光下闪光。

但睁大的眼睛和微撅的嘴还是泄露了心中的想法。

从以前起就是这样,明明孩子气又要装作沉着镇定。

大野突然就想笑了,不经思考一下就揽过樱井的肩,用亲密的姿态袭击了眼前不知觉流露紧张的人。

“翔君,你以前说过想要我来东京,”话音一顿,樱井仍然僵在大野手中,他凑过去,压低的声音就在樱井耳边,

“我们果然,又见面了。”

 

樱井被揽着肩刚走到店内,就发现一个人看向他们。

在双方都迷惑的神情中,大野兴致很高地介绍让两人恍然大悟。

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大野的朋友。

樱井和町田同时在脑内做出以上备注。

樱井还不能喝酒,陪着他们坐了一会儿,弄清了大野来东京的原因,交换新的联系方式约好再见面,就回到他朋友那儿。

他坐下来,压惊似地吃了两片肉,透过升腾的烟雾又望向大野。

大野背对着樱井,距离不算太远。仍旧猫着背。

不到一刻钟的见面,樱井回想着,好像大野没什么改变。

不像他一样惊讶,也没什么生涩感。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早知道他们会在这里相遇。

记忆中这个人一直很淡定,脸上没什么其他表情,无论什么事都不会惊讶。

大概就因为这个那时才会对他感兴趣。

樱井垂下眼睛,看了看手机新输入的号码,关上手机,喝了一口水。

 

再见面是大野约的樱井。

看到短信,樱井犹豫了一下,就推掉和朋友早约好的聚餐,去见大野。

见面的地点离两个人都比较方便,樱井下了地铁,等了十多分钟,大野就到了。

大野也没安排什么,两个人随便走进一家小店,吃了拉面。

吃过饭,谁也没说回去,于是就沿着河道漫无目地往前走。

已经是初冬,草地有些发黄,缓慢流动的水面沁出一丝冷意。

大野只穿了一件黑色夹克,风吹过,就把衣领翻起来。本来就不大的脸几乎被遮了一半。

樱井和他并肩走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基本都是他在说,大野听着,偶尔低声笑两下。

走累了就坐在河边的凳子,两个人又有些冷,捡了小石头比赛打水花,大野扔出去的石头在水面几跃几起,连连带起小朵水花。樱井不如大野拿手,扔出去的石头起了一次就沉了,他站起身,偏过头就看见大野对着他笑。

很高兴的样子。眼睛都笑弯起来,头发被风吹得歪向了一边。

樱井脸上就有些发烫。

 

结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见了五六次。

樱井站在床边拿出手机正想给大野发消息,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们比他以为的更快速度恢复到了从前的关系。

并没有做任何特别的事,像同别的朋友见面一样,吃饭,聊天,回家。

他和大野并没有比其他人更多的话题。

但樱井很清楚地感受到和大野在一起的氛围又变成那个黏糊的夏天,卸下力气整个人都放松了,自然而然,甚至自然到让人忘记明天。

樱井放下手机,把自己扔在床上,陷进蓝条纹的被褥,

心里隐约就有点注定的感觉。

 

直到大野约他,意外看到町田的时候,他才知道今天是大野智二十一岁的生日。

大野穿了一件灰色毛衣,大概有些热,整个脸都在发红,和町田坐在一起,从樱井进门就对着樱井笑。

樱井坐在他们对面,瞥见桌上放着一个蛋糕,心里当下就有些发沉。

果不其然,听见町田说,“今天可是智君第一次在东京过生日”

樱井完全不知道,什么都没准备,措手不及看着大野。

大野直接笑出了声,连忙张口,“翔君,没关系,今天就我请你们一起吃顿饭。”

町田问樱井喝什么,然后又给大野和他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等到樱井要的饮料送上来,就率先举杯,故意以舞台剧的语气,“来,干杯!”

大野大笑,然后举起杯,一饮而尽。

樱井默默喝完了他手中的红茶,牵着嘴角笑。

席中町田一直在说话,基本都是京都旧事,一个樱井从未见过的大野智。

跳舞很厉害,被老师批评也不理睬。看着毫无干劲,但上台就会变成另一个人。

现在团长有时还会唠叨的提起大野。

“这个人,和我青梅竹马还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町田对着樱井说。

那根本就不叫青梅竹马吧。樱井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那顿饭吃到了很晚。大野用手托着头看向樱井,嘟囔半天才说出话,“这么晚,翔君明天还要上课吧”,樱井不说话,只摇摇头。

这边町田更大声说,“翔君就先回去,我们还要去另一家”

大野也笑着附和,两个人看起来已经喝醉了。

完全变成了讨厌的样子,樱井从吃饭开始就挥散不去的烦躁感又加深了一层。

“那么,我就先走了。”樱井拿着外套站起来,对着两人微一行礼。

他笔直地走向门口,又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大野和町田,推开门走出去。

 

门外已有了萧飒之气的冷风扫向樱井,他拢了拢衣领,觉得明天应该加件衣服戴上围巾。

他前不久刚买了两条质感相当好,非常柔和温暖的羊绒围巾。

一条蓝色。一条红色。

本来想当做圣诞礼物送给现在正醉着的那个人。

不过,已经不需要了。

不想深究自己心情的樱井,一头扎进夜风,头也不回走掉了。

评论(5)
热度(106)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