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七)

到了十二月中旬,天气愈发寒冷。东京飘过几场冬雨,夹着悄无声息的雪花卷过来,落地即湿,寒湿之气裹上裤脚让步伐都缓慢起来,整个城市陷在一种灰暗的氛围当中。

樱井早上一天比一天起得晚。这个季节快八点天色都不会明亮,睡一整晚还是觉得困乏。他把头埋进被窝,又闭眼躺了一刻钟,这才咬牙起来。

家中只有他一人,知道樱井上午没课,母亲也没叫醒他。客厅还亮着一盏灯,暖黄的光投上饭桌,上面摆着已经变凉的味噌和米饭。樱井走进厨房,把早饭放进微波炉,显示屏透出蓝色的荧光,机器转动发出滋滋的响声,以前被忽略掉的细节,在这个安静冰冷的早晨被放大了。

吃过饭,樱井这才觉得有些精神。

看了眼外面依然昏暗的天色,樱井打开衣柜,指尖跳过两条一红一蓝并排的围巾,他停顿了一下,抽出红色的那条,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穿戴好,那仅存的亮色如一个忠实卫士守护着自己,密实的温暖一同藏好了那些无法言明的情绪。

 

出门还是冷,行人都低着头漠然赶路,倒是街上有些店家已经摆上了圣诞促销的彩色招牌,五彩缤纷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节日。樱井逃上电车,混进人群才感觉身体的凉意一点点消融。到了学校附近,樱井下车走向一家咖啡馆,他的学长,也是最好的朋友之一,小原裕贵正等着他。

 “你终于肯出现了”小原面前摊开几张彩页,饶有兴趣看着樱井。

“什么时候到的,等很久了吗”樱井取下帽子和围巾,按铃叫来服务员点单。

“我也刚到,几周不见,怎么看你没什么精神”,樱井哎了一声,随手拿起桌上的菜单,漫不经心回答小原,“忙着备考,有点累”。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小原盯着樱井,突然发问,“好几次聚会你都说没空,那帮家伙都在起哄我们的大人气樱井终于有动向了”

樱井差点笑出声,连忙否认。

 “真的?”

“真的”

面前的人一副怀疑的神情,樱井有点无奈。两个大男人在咖啡馆谈论这种话题不觉得奇怪吗。

小原这才收起玩笑的样子,喝了一口咖啡,把面前的彩页递给樱井。

“既然如此,圣诞夜限定的联谊活动,要不要来”

樱井虽然是后辈,但长得端正,又开朗,在学校的瞩目度一向较高,经常收到各类邀请。他看了一眼小原手上的彩页,又推给小原,“前辈,又是你不想去,拉我当垫背啊”

眼前的人笑得一脸诚恳,但樱井早清楚这笑容下的陷阱。

“不去,你知道我是真的不习惯那种场合,让我去不如让我背一晚上经济史,你饶了我吧”

小原也就不再坚持,一脸惋惜看着樱井,“你今年圣诞又打算一个人”

“那就前辈陪我好了”樱井坏笑着说,果然小原立刻摆出一脸嫌弃的表情,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家咖啡馆的常客基本都是他们学校的人,地方不大,口味却很正。轻柔的音乐隔开了窗外的冷冽,被咖啡的香味包裹着,樱井完全不想动弹,连思考都慢了半拍,直到小原问他第二次,他才反应过来。

“就是你那个京都来的朋友,几个月前吃饭遇到过一次”

“啊,怎么”

“我问你们还在联系吗,你之前说他在筑地工作”

樱井看了眼小原,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有过联系”

“能不能拜托你请他帮我一个忙”小原的话围绕在樱井的耳边,大致意思是希望大野帮忙介绍几个可靠的供货商,他朋友的朋友准备开一个料理点正在寻找食材渠道之类的。

樱井倒也明白小原的意思,他答应下来。

自从大野生日之后,他们还一直没再见面。大野有约过他一次,樱井推却了。临近年末,为了准备考试他确实忙。看到发信人写着大野智的名字,樱井心里就隐约有些抗拒。但这些都不算理由,最让樱井介意的还是反常的自己。

比如现在,他仍然和小原交谈着,带着笑容,喝下咖啡。但是……内心那种裹足不前的泥泞感,算怎么回事。如果是为只有他不知道大野生日这点小事,也太可笑了。之前的热络来自两年不见的新鲜感,现在这样才正常不是吗。

樱井一直是一个果断的人,只要他下了决定就会坚持去做。但前提是他想明白了。在那之前,不清不楚的状态,他最讨厌。

 

答应了小原,樱井又拖了两天,还是不得不和大野联系。

打了两道电话大野都没接,樱井自己都感觉周身的气压又变低了。直到讯息传过来,大野说他在工作不方面接电话,于是传了几通简讯变成下午见一面。

 

等樱井找了半天路,终于走进一家不起眼的古旧小店,大野早就到了,正坐在唯一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宝蓝毛衣的背影和和土色桌椅几乎融为一体。直到樱井走过去,听到响动大野才转过头,茫然的脸看到是樱井,立刻就笑起来。

大概刚取下帽子,前额的头发也被压了下来,显得本来就温和的脸更加无害。这样的大野冲着自己笑,内心隐约的烦躁仿佛找到了根源,樱井心里叹了一口气,拉开桌椅坐在对面。

“这个地方还真不好找”,樱井环顾四周,店内只摆了三张双人桌,门口摆着一个木头展示架,放着几排看起来很拙朴的陶器。

“我偶然发现这里的,店主很有意思”大野给樱井小声介绍,店主是一个手工制陶者,很少来店,平时都在做陶,店中摆放的陶器就是他亲手制作。店员应该是他的亲戚,做的咖喱很好吃,这里离他住的地方不远,收工后他就经常来喝一杯。

说话的同时,大野又自顾自地笑,一副发现了好玩的事情要和樱井分享的表情。

樱井一直绷着的情绪逐渐就放下了,靠在了松软的椅背,垂下眼,搅着刚送过来的热饮。

大野完全没有问自己来找他的原因。

理所当然他们就应该在阴沉的下午呆在这狭窄空间,桌上的水杯面对面,闪着温暖的光泽,而无法述说的情绪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人的患得患失。

 

 “说起来,感觉很久没有见到翔君了”大野今天的话倒是意外的多。

“没多久吧,最近是比较忙……”樱井慢吞吞的回答。

“之前我还吃了一惊,收到你的短信后”

“哎?”樱井不记得自己给大野发过什么奇怪的信息。

“就是上次约翔,你说没时间要准备考试”,大野停顿了一下,用手挡住额头,又看着樱井说,“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但真的有点被那条短信打击到了”

“怎么说呢”不擅长表达的大野偏着脑袋,像在考虑如何说明,“大概,因为之前我说什么,翔君都没有拒绝过我呢”

“在京都是,现在也是,一次都没有。每次找你,你都会出来。突然被拒绝……我不是说翔的问题……嘛,总之当时还低落了两天,都不知道怎么再找你”

没有得到樱井的回应,大野仍旧认真地看着他,又开口,

“其实真的很高兴,能够再次遇到翔君。在东京,感觉被这里接纳了一样。”

 

率直的话语令人无法忽略,一声一声敲打在内心围筑的保护层,如风吹过引起阵阵涟漪。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樱井感觉自己的心情已经被温柔地回应了。

各有原因却又如此相似的心情。

只是,他远比他坦率。

感到寂寞就会说出来。面对亲近的人,他毫无遮掩。

大野说完话又沉默下去,缩回椅子里,搅拌着他手中的咖啡。

“我知道了。”樱井挺直背,以超乎年龄成年人的认真表情,简单地回应了大野智。

 

评论(10)
热度(110)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