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八)

节日,总会比平常的日子重要一点。

圣诞的元素已经充满了整个城市。随处可见的圣诞树,花店里红绿相间的花束,散布着雪花一样的满天星,圣诞老人驾着麋鹿在巨大的荧幕闪光,居高临下微笑看着十字路口的人群。

绿灯一亮,樱井低下头,被人群推动走过路口。

像鱼群跟随洋流沿着固定的轨迹游动,漫长的路途中,即使是同一个方向,即使驶向唯一的终点,但并不知道何时就会有意外。遇上意料之外的人,发生另一个故事。

所以,樱井今年的圣诞,不同于往常和家人或朋友一起,而是和大野度过。

 

那个下午见面之后,他和大野的关系,如驶过暗礁林立的浅滩,继续向前。

几乎每天都会通话或者传短讯。虽然太过频繁,樱井也放任似的不觉有什么不好。

温习课本的间隙,合上书本,发短信给对方,在干嘛呢。有时很快回复有时隔上半小时,短讯上是一个人举着鲜活硕大的鲈鱼傻笑。

吃过晚饭,回到自己的房间,手机响起熟悉的音乐,拿起手机坐在地上,看着窗外和大野有一下没一下的聊天。对方的语速偏慢,又爱吞字,樱井耐心听着,黏糊的声音挠得人心里发痒,映在窗户上的那个人嘴角上扬,不时摸摸嘴唇,嘴巴一张一合:智君。

耳边传来自己的名字,完全能想象出那张湿润含光的嘴唇开口的样子,翔君刚说的什么?

“圣诞节……你怎么安排”樱井低下头,不再看外面,指尖无意识地敲打膝盖。

“那天店休,店长说是节日特惠”大野顿了顿,“町田之前有说一起吃饭”

樱井默默啊了一声,暗道果然。又听到大野在电话里说,“但我想邀请你,如果翔有空”

又是一记大野式直球,樱井并不意外。

即使反过来,他也会同样对大野说明。不要有第三人,只有他和自己。在那个率直的下午樱井已经决定放弃纠结和犹豫,如果不清楚这份心情的意义,那么,活在当下顺应直觉。

和大野约定好时间,互道了晚安,樱井放下电话。窗外的下弦月发出清冷的光芒,几个星点零零落落挂在夜空,沉浸在平静的冬夜,樱井心里无波无喜,一觉睡到天明。

 

圣诞节当天,天气显得相当阴沉。低厚的云层挂在天幕,冷风从后颈钻进樱井的身体,让他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樱井先到了学校,下午还有课,倒没什么人缺席,但大家都一副按捺不已的神情,老师也就提前下课。樱井把书本放进背包,顺便确认了一眼给大野的礼物,一路走出校门。

天光已经暗下来,街上的人几乎比平日多了一倍。

女性大都不惧寒冷穿着短裙,还有一个男人抱着系蝴蝶结的玩具熊,拨开人群跌跌撞撞向前跑。樱井看见这着急又努力的景象都要发笑了,和大野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小时,他不想太早到,这样的日子一个人干坐总有点尴尬。在这个四周都是情侣的节日,他和大野两个人相对而坐,有些羞耻,却又暗自期盼,就像小时候被禁止玩火却又一定会偷偷点燃火柴。

真是无聊的想象,玩火什么的……

是不是都无所谓。

 

他们约在一家传统的和风料理店。深色木头走廊的尽头有一处流水小景,落下来漾起白色水雾。店员穿着白袜子无声引领樱井,推开门,大野已经到了。

空间不大,只有一张桌、两个坐垫、一对墨绿水杯,毛笔写就的菜单,木头窗台上摆着一株深红色山茶。

樱井脱下黑大衣,取下帽子,用手随便弄了弄黄色头发,坐在大野对面。

这是樱井预定的地方,他跟着父亲来过。价格不菲,不常有年轻的客人,更没有什么圣诞氛围。唯一的好处,就是好吃之外,有一些京都的风味。

“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找错了地方”大野盘腿坐着,“这里看起来像是长辈才来的地方”

“不喜欢吗”樱井翻开菜单,搜索着记忆中吃过的菜品。

“不会。”房间里响起了大野低沉的笑声,“总觉得今天的翔,有点装大人”

樱井耳根有些发热,扬起眉毛,瞪向大野。

“真没有礼貌啊,大野桑”

大野于是敷衍地连连点头,正经了一会又开始笑。

隔了一会儿,樱井并不抬头,才闷声说,“不觉得这里有点京都老家的感觉吗”

“有的。刚才我一个人坐这儿都有些想家了。”得到了温和的回应,大概还有笑起来弯出好看弧度的眉眼。

 

等待上菜的时间,樱井把装在纸袋的礼物,那条蓝色围巾递给大野。

大野立马就带上,故意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闪闪的眼睛和光亮的额头,还站起来即兴做了好几个搞怪的姿势,逗得樱井止不住大笑。

古朴的空间有了难得的热闹,两人的情绪都高涨起来,连窗边的山茶都在微微摇摆。

“抱歉,我没来得及准备礼物。但我会从京都带新年礼物给你”大野坐下来,围巾松垮的堆在肩膀,衬得白净的脸更加发亮。

“表和我客气,智君喜欢就好” 没什么比收礼物的人流露出的真心欢喜更让他满足的了。他精心挑选的围巾很适合大野,有自己印记的东西会逐渐填满他的生活,节日,日常的,很多时刻,意识到内心不由冒出的贪欲,樱井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光了有些冷掉的茶水。

 

精致的菜品一道道端上来。白酸梅、三文鱼刺身、北极贝、木鱼花豆腐、天妇罗、樱桃寿司……各式花纹的器皿盛着料理铺在桌上,白萝卜雕刻成雪花的样子摆在盘中,晶莹剔透。大野点了一壶酒,“不好意思,这次还是我一个人先喝上了”

樱井端起茶杯,“等过了新年……圣诞快乐,干杯!”

随着食物带来的满足,房间里逐渐有一种混合的异香,大概是料理的味道,或者又是错觉。如果不说话,静谧之中,声音和气息、举手投足的细节都会变得明显。

比如,现在大野应该是有了醉意,用手支着头,夹起一块寿司。

寿司从筷子间滑落,掉回盘中,微弱的一声。他皱了下眉头。喝酒时喉结滚动,吞咽的声音。酒杯放回桌子,一声轻响。不自觉敲着桌面的手指,干净修长。头发有些长,弄上去又落下来。和他说话时,小孩子一样忽忽轻笑。逐渐变得湿润的眼睛。发红的脸。鼻子。带着光泽的嘴唇。

 

直到电话响起,樱井才从这发呆怔住的情形惊醒。

小原打来的电话,问樱井在干什么,要表参加他们的聚会。声音吵吵嚷嚷,简直听不清。

樱井向大野举电话示意,站起来,走到窗前,压低声音,“不来了”

“在家吗,出来吧,他们都在”

“没有,不在家……和朋友在一起,不太方便”

小原的声音又高了八度,“你小子,什么朋友,真的在约会啊!”

“没有的事,别胡说。”樱井不知怎么有点慌乱, “真的,不骗你,不说了,好,见面再说”随便敷衍过去,樱井挂了电话。

坐下去,正想新起个话题,大野倒是开口了。

“谁的电话”

“是学校的前辈”樱井有些奇怪,这并不是礼貌的问法。

“哦。是准备要走了吗”

“没有。他只是问我要表去玩”

“翔君的人缘一定很好”大野弯了弯嘴角,“很受欢迎吧”

“哎,突然这么问,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

“人气很高吧。长得又帅,人又温柔。”大野用手臂撑着地面后仰看向樱井,慢慢开口,

“但是圣诞节能我一起出来,说明没有在恋爱”

“那么,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猝不及然的发问,樱井没法回答。

狡猾的话语如一张网罩住樱井,逐渐收拢让他不能轻松带过。

大野也不再开口,收回了戏弄和狡黠的神情,专注和认真的视线让樱井无处可逃。

黑色的眼睛潋滟流光,樱井几乎想要把这双眼睛握进手心。

连同面前这个小小一团坐着的人。

无声的沉默让他简直都有些痛苦了,心里火烧似的发烫,带着不甘心的挣扎和犹豫,谁在蛊惑,又是谁被煽动,不要命想要越过危险的界限。

 

樱井慢慢吸了一口气,以他自己听起来都陌生的声音,干涩地开口,“你早知道了吧”

樱井不带笑意地弯起嘴角,

“我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吗”

 


评论(10)
热度(159)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