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十)

大野回到东京的当晚,刚放下行李站在厨房喝了一口水,就听见敲门声。一开门,樱井就站在外面。

“你怎么来了,不是约的明天”大野吓了一跳,忘了先让樱井进来。来的人也不等他招呼,自顾自地拖鞋,轻车熟路走进房间,坐上沙发。

“你说我为什么来,说好的时间一拖再拖。要不是我催你”樱井刚坐下就跟倒豆子似的一连串,“你也不知道早点回来。还问我为什么,没原因我就不能来。”

大野智也只是好脾气地站着,“刚见面就这样啊,翔君,我又不知道你今晚会来”

樱井没再说话,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大野,本来就温和的脸经过一个假期更显圆润,卷着一边裤腿,灰色毛衣套在身上,领口露出的肌肤泛出光泽。

他拍拍手边的沙发,大野顺从地走过去,刚坐下就被抱住了。

毛茸茸的脑袋搁在大野肩膀,刺得脖子发痒。隔了一会儿,趴在颈窝的人才低沉地开口 ,“那你知道什么,不知道我想你吗”,不等他回答就落下了吻,辗转从脖子到泛青的下巴,一遍遍碾过嘴唇,湿热的触感如电流引得大野一阵战栗。


房间很安静,只有樱井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有夜风刮过窗户传来轻响。他不知怎么突然联想到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无边的荒原两只圆滚滚的小棕熊抱在一起,头紧紧挨着,爪子死命抱住对方的背,毛茸茸的脑袋蹭来蹭去,和现在正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大野一边想着不知觉就笑出了声。

樱井停了下来,仿佛不满对方在这种时候还走神一样,蹙眉盯着大野。

“别不高兴了,”大野松开樱井,站起身,带点神秘的笑意看着他,“不想知道我给你带了什么,那时候,可是你最喜欢的”

“…什么,我最喜欢的?”樱井没反应过来,一脸迷茫的样子。

“不记得了啊,袛园” 

“袛园……”,樱井低下头重复着,突然抬起头,一副猜中的表情“我知道了,是不是街尽头那家店的烤糯米!”

那年夏天,樱井跟着大野游荡在京都的大街小巷,最爱就是袛园一家小店的糯米团。白滚滚的糯米团,用炭火烘烤,焦香弥漫,再蘸上砂糖、酱油用海苔卷起来吃。他蹲在路边一次吃上七八个,大野就站在他旁边,吃上两个就不吃了,等到樱井吃完大叫满足,就继续他们没有目的地的游荡。朝生暮死的蝉鸣,铺天盖地的热浪,粼粼白光的河流……关于那个夏天的一切,现在想来就像一张金箔,嵌在他们共有的记忆中,闪闪发光,无论哪次提起,都会即刻涌起一种“只有我们才明白,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的高兴劲。

大野把它拿出来,来自那个永不褪色的夏天的手信,递给了樱井。


“怎么想到给我带这个,当时好像我们每隔几天就会去吃”

“我也是突然想到的,去的时候还担心店还在不在,结果人还是很多”

“那必须的,但是这个要怎么吃”樱井看着装在袋子里的糯米团,还配了特有的砂糖。大野想了想,他这里也没有工具,“要不你拿回家,看怎么弄”

“表”樱手伸出手,拿着糯米团,看着上方的大野,故意带点鼻音说,“智弄给我吃”

“……不行……”


最后还是大野烧烫油,用小火把米团炸得金黄,洒上砂糖,端出来给樱井。

两个人坐在桌边,围着一盘糯米团,香甜的气息盈满房间,灯光落在上面,映得那金黄色仿佛都流动起来,“真好吃”,樱井咬下一口,小声说着。

还是记忆中的味道。并没什么改变,连陪在身边的都还是同一个人。

大野觉得烫,比樱井慢许多,拿着筷子又说起一些京都的片段。大野给樱井的姑母打了新年电话,虽然他们已经搬走了,其间还提到了樱井。他去买米团时路过了樱井常去的面包店,街口的黑猫还在,那时我们成天都去捉弄……樱井只管吃,听着大野的叙述,脑子跟放电影似的一帧一帧浮现他经历过的场景。大野说着,声音低了下来,樱井偏过头,看到他的脸上有种奇异的神情,带着一丁点的不可思议,“原来这些事我记得这么清楚,怎么就像昨天才发生”

这句话大野说得很轻,还是一字不漏地落入了樱井耳中。


临走的时候,樱井穿好鞋,欲言又止看大野两眼,才慢吞吞地说,“这个月25号是我生日。”

“我知道,你之前有说过”大野又说,“而且下周一就是你的成人式”

“成人式学校会集体举办,也没什么特别,每年都一样”樱井拨拨头发,有一些犹豫“就是……生日当天,大概不能和智君一起过了”

樱井生日那天,恰巧一整天都有课。晚饭会和家人一起庆祝,为此父亲已经提前预定好了高级餐厅。吃过饭,小原等一帮学校的好友又给樱井准备了生日派对。

“小原,就是上次拜托你帮忙找供货渠道那个,他新年就给我说了这个事,挺费心准备……我推不掉,都是一群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樱井快速地说完,看大野没开口,又补上一句,“智君要不要一起参加,我就是怕你一个都不认识到时无趣”

“聚会我就不去了”对这个提议,大野倒是迅速开口否决,樱井一脸歉意,今晚他来的真正原因,应该也是为了当面解释这件事。其实离他生日还有一段时间,提前这么久,也不是通过电话说明,这份认真劲,果然是樱井。

关于不能一起庆生这件事,大野倒也说不上失望,情理之中。二十岁,对男人来说很重要,当然要和家人一起,挚友的好意也不能随便推却。他二十岁的生日是怎么过的,大野的思绪正要发散,才意识到樱井还略带紧张等着他的回答,这副模样在大野看来相当可爱,他温和的笑道:

“之后再帮你庆祝不就好了,翔想要什么礼物”


生日当天,樱井从学校回来,和家人一起吃饭。悦耳的钢琴声中,他接过父亲送给他的成人礼物,一块白色表盘的手表。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这是一句他听过很多次的话,樱井认真点头,他非常明白家人一直以来对他的期望。

吃过饭,他和家人说明后,就赶到赤坂附近。小原他们已经在那儿等着他。

刚推开门,就响起砰的一声,无数彩色纸条瞬间占据了他的视野。

“生日快乐”,一群人的齐声吼叫都快掀翻屋顶,放眼望去全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朋友,强烈的笑脸和荷尔蒙气息,他被朋友拉到中央,围着写有他名字的蛋糕唱歌,又开了一瓶金色香槟,小原甚至还准备了一大束玫瑰,在大家的掌声和起哄中献给樱井。

激烈的音乐敲打着他的耳膜,他发表了二十岁感言,又连喝了好几杯酒,拿着话筒和朋友又唱又跳,直到衣服都被汗水打湿,累得不行,这才避开人群挑了个角落坐下。

酒精仿佛也在此刻发挥作用,樱井感到一些昏沉,又或许因为刚才太过兴奋的缘故,他放松地靠在沙发上,有点发呆,看着情绪仍旧高涨的朋友。

他又伸出手,端起面前的杯子,咽下一小口,感受着还算温和的辣度冲击喉间。屏幕发出的光线和人影,交织在眼前的密闭空间,几乎每首歌都唱出了一个故事。

而关于他这二十年的故事,其实很简单。

自然而然地长大,有温暖的家,可靠的朋友,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喜欢的玩具、足球、漂亮的成绩单,友情……还有喜欢的人。

打开手机,那个他喜欢的人并没有再发来短信,收件箱里仍旧是昨晚半夜发来的生日祝福。

如果一定要在他平顺的人生选一个意外,也仅有喜欢上他这件事而已。


聚会结束已是深夜。夜风仍旧刺骨,清冷的空气迎面而来,昏沉的脑袋稍微有些清醒。他和小原他们一一告别,坐上了出租车。街上仍有晚归的行人,还有年轻的情侣在寒风中牵着手,不知在说些什么笑得很开心。窗外流光闪烁,树木和店铺飞快的掠过,他又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无意识摸着嘴唇,凝神半刻,然后抬起头,对司机说了声抱歉。

樱井报出一个新的地址。

他其实已经很疲惫,刚经历了盛大的热闹,收获了足够祝福,但是当热闹散场,在这无边的夜色中,一种难耐的情绪越来越来浓烈,仿佛就要冲破胸腔。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去见喜欢的人。不知为何无法忍耐,离他们约好的见面时间只剩几个小时,何况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做计划之外事情的人。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力量,或许是心中那一丁点的空缺逐渐扩大,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因为喜欢,非常喜欢你的心情。


他几乎是跑上楼,小声又急促地敲门。

等到大野开门,看到他,大野完全是一副还在做梦的表情。

樱井没有多解释。只是和他说明,那边已经结束了。虽然他们约在明天,“但我还是想见你。”

即使不做说明,这份心情你也一定明白。

那晚,樱井并未回家。他把大野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副奇怪的肌肉男画像——放在枕边,和大野在同一个被窝,裹成茧状,手牵手睡着了。

安安静静的,一个梦都没有,迎来了二十岁的第一天。


大野却做了一个梦。

梦中,被风吹得凌乱的金发少年不停敲着自己的门,他起身开门,就看到一双又黑又湿的眼睛。那样坦率的视线和强烈的眼神,就像用刀子在他心里刻出伤痕。


多年以后,大野才明白为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他们之间发生的许多事,却从未忘记打开门的一瞬间,所看到的樱井。

喘着气的少年,被寒风吹红的脸,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流露出无比真实的喜悦。

没有丝毫遮掩。

喜欢和想念都会在脸上流露,仅仅因为想见面所以半夜都会跑来。所有冲动和直接,都只是因为他们那时还年轻。年轻到没学会掩饰,没受过伤害所以不懂保留,这都是像在梦中才会发生的真实,也是他们年轻,才会有的单纯相爱。



评论(10)
热度(132)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