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11-12

(十一)

大半年的时间很快过去,大野站在阳台,春末夏初的风吹动了他的发梢,一根烟快燃尽时,他看见樱井拿着书包从巷口走过来。

阳光搭在樱井的肩膀,白衬衣黑裤子,从上往下看是一个清瘦的剪影。他走到楼下,心有灵犀地抬头,看到大野,就眯着眼睛笑了。

阳光映在脸上,如水发光,睁不开眼仰头的样子后来被大野留在绘本,那上面记录着许多大野喜欢的景象,有动物(多为猴子)、各种植物、奇形怪状的想象,还有唯一的主角,少年樱井。

 

这半年以来,他们的见面次数并没有太多,忙起来可能两周才见一面。樱井虽然是学生,也已经有了必要的人际来往,学业之外,他有各种活动需要参加,人脉将是他日后的资本之一。距上一次见面已有一周时间,今天樱井过来,和大野吃过晚饭,还要去参加前辈发起的聚会。

不过这次,他会和大野一同过去。没有足够的时间单独见面,也有不能推却的聚会,那就和朋友一起。

在外人面前,大野只是樱井的一名普通朋友。不怎么说话,个子不高,人很温和。

 

这就是小原第一眼看到的大野。

他站得比樱井靠后,随着樱井的介绍向众人稍微点头,视线和小原交汇,稍微一停就移走,并不对视。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

介绍完后,樱井和大野走到沙发坐下,樱井很快地参与大家的谈话,大野就坐在旁边,沙发靠墙的角落,樱井身体前倾,微微挡住了大野。

旁边的人也会向大野搭话,他都笑着应答。只是正和别人交谈的樱井,总是会很快转过头看一眼和大野谈话的人。

不停有人端着酒过来,大野第一次参加,来的人基本都会和他喝一杯。多喝几杯,樱井就会拿过大野的杯子笑着说他酒量浅,推脱不了就替他喝掉。

小原正坐在他们对面,饶有兴趣旁观。他太了解樱井,此刻展示出来微妙的保护姿态,让他觉得有趣极了。

 

这种聚会到了后半部,都会比较混乱。有喝醉的人,也有人霸麦一直唱歌。

樱井被前辈叫过去聊天,大野一个人坐在角落,默默跟着音乐的节奏稍微摇摆身体,小原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小原,一直没机会感谢你上次提供的帮助”大野偏过头,茫然地看着小原,看起来已经完全忘了他帮忙提供鱼货渠道的事。

小原向大野解释,他才笑着说,“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你仍在那里工作吗,筑地”

“是的”大野的回答简单得让他不知如何再继续,幸好大野又开口,“虽然不轻松,还挺有趣的”

“具体是做什么”小原顺势问话,大野就说起了工作的日常,比想象中要健谈许多。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说话都带着笑,简单自然的样子,让小原想刺探点什么的心思都淡了。

虽然是跟他们的圈子完全没有交集的一个人,但有种自然而然的轻松感,让人觉得舒服。

“要不要唱一首”,小原拿起话筒,递给大野。

“好”

 

当清亮的声线响起,小原一瞬间有些发怔。

大野的声音比他的外表显眼许多。非常干净,比一般男性偏高,低吟时还带出一点模糊的鼻音,

一首抒情慢板被唱得暗潮涌动。

他不由和房间中的其他人一样,暂时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声音的主人。大野的脸隐在暗光中,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却能注意到握着话筒的手指优美修长。

萦绕在房间的歌声,像阳光在山丘投下的阴影有一种从喧嚣而来的安静,慢慢沁入小原心口。

等他转过头,樱井已经走过来了。

他站在一旁,默默等大野唱完,并未和其他人一样鼓掌,对着小原笑了笑,就自然地交换位置,坐回大野身边。

 

散场的时候,还有樱井同级的女性对着大野赞叹,“非常厉害,大野桑下次再一起唱歌吧”

大野站在街边,看着对方的眼睛,笑着说好。

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樱井向家里打电话说今晚在朋友家留宿,他们就沿着空无一人的道路,向前走去。

 

夏初的风迎面而来,樱井的衬衣被吹得稍微膨胀,鼓起来像飞过一只白鸟,清爽的感觉顺着颈椎向下,他揽过大野的肩膀,又松开,“今晚感觉如何”

“不错,你的朋友都挺好”大野走上路边的台阶,摇摇晃晃地保持平衡。

“而且”大野站在稍高的台阶,向下看向樱井,“还看到了在他们当中的翔君”

完全不同于两人独处的姿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聪明劲,观察周围的空气,随意就融入任何一个话题成为中心。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你唱歌”樱井把手揣进裤兜,抿了抿嘴唇,小声嘟囔着,“很好听”

起起伏伏的声音乘着浮光而来,蛊惑人心却又不自知,转灯的光彩在他的侧脸落下又滑走,那一刻站在他身边,无比动心,又想要把这样的大野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空载的出租一辆一辆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互有默契不提回家,夏初潮湿的夜风推着他们向前。

直到走上一座桥梁。

拱起的桥架散发金属的冰冷光泽,沉沉河水从桥下穿过,他们扶着护栏探出头,有水气自上而下吹来,大野的指尖都变得发凉,随后被樱井温热的手心握住了。

空旷的桥面,只有他们两人并肩而立,向下凝视着河水,看久了仿佛就要跌下去,被吸进水中。这样站在半空,苍穹沉默,河流不知疲倦向前,逐渐让樱井有了一种生之渺小的恍惚感,仿佛时间已经凝固在此,唯一确定的是他并非一人在这天地之间,身边有他,手中柔软的触感是如此真实。

只是时间终将向前飞逝,不会停留分秒。

 

(十二)

等到樱井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他们在一起已有两年。

虽然并不是朝夕相处,仍然变得非常了解对方。早起乱糟糟的头发,爱好的食物,穿衣的品味,包括内衣的颜色。

千篇一律穿着灰色内衣的大野,却不是草食系的男人。

樱井眯着眼睛,半醒不醒在大野超小的卫生间洗脸,看了看腰线附近的痕迹,身体又有些发热。

大野还蒙着被子睡觉。每次遇上他们超过一周没见面,第二天大野又休息的日子,他们头晚就会比较过分。

 

第一次做的印象樱井已经记不清,大概是醉酒过后。他主动的,大野被弄得很痛,他也不舒服。但肌肤紧贴深入身体的感觉非常让人上瘾。他们又年轻,经常过度地互相索求,还有一次大白天忘记拉窗帘就开始,事后才反应过来。阳光照在大野裸露的身体,他还喘着气,光滑的脊背上下起伏,汗珠顺着腰线往下……樱井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回忆下去。

 

洗漱完,樱井端着一杯水,坐到沙发打开了电脑。

离毕业还有小半年,他忙于写论文,落实工作,手中已经有了几个选择,他还在考虑。樱井倒不怎么和大野商量这方面的事,尤其是在上次争执之后。

 

他们在一起少有分歧,樱井认为同为男性,本身就比较独立,也会留给对方适当空间。虽然性格迥异,但他和大野一开始就有种相互尊重的默契。

并不一定要把恋人放在首要的位置,只要知道他会一直留在自己身后,就足够了。樱井本来是这样认为。

但当大野告诉他,以后每逢周末他要做一份短工,他第一反应却不怎么舒服。

“为什么是周末,做什么”他拿着电话,蹙起眉头。

“是那个陶艺店的朋友,我们上次去过的”电话里大野的声音很轻快,“他有一个画家朋友,作品很棒,开了工作室,带人写生正在招助手,他们觉得我很合适”

“噢”樱井换了只手拿电话,平淡地问,“报酬很好么”

“哪倒没有,只是……”

不等大野说完,樱井打断他,“那何必去,没什么意思,又耽误时间”

大野愣住了,虽然看不到樱井的脸,但冷淡的意味仍然透过话筒传出来。

“这种事跟钱没关系吧,你可能不明白画画对我的意义”

“我是不明白,但我本以为你至少会和我商量一下”樱井一停,“何况又是周末”

这种属于两个人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本来就不多。

等了一会儿,话筒没有传来大野的回答,樱井又缓和语气开口,“你已经答应他们了吗?”

“是,下周就会开始”

“好吧,随你”

 

挂掉电话,他们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冷战。樱井硬气,之后就没再联系大野。大野更是音讯消失,连个短信都没有。樱井大致明白大野生气了,但他不觉得自己有错。连一个事前商量都没有,恐怕那个人压根都不会想到这点,只觉得这是他的周末,他的时间,他的私事,与别人无关。但别人和他怎么能比,这样事后通知一声,说到底丝毫没有考虑樱井的感受。

 

只是,帅气的自尊心并没有减轻他日益增加的烦躁,那段时间的樱井,脸黑得周围的人都绕着他走。电话被他打开又关上一万次,几乎过了一个月,大野终于出现了。

 

等到他坐上那张只够大野一个人睡皱巴巴的沙发,樱井还绷着脸,大野倒是一脸闲暇喝着刚冲好的咖啡,打量着樱井,慢吞吞说了一句,“你胖了”

真是可恶。

“我说你差不多了吧,都别扭了这么久”漫不经心的语气,樱井心里那点火苗又要燃了,他半不笑不笑扯一下嘴角,“可是你连我为什么不高兴都不明白吧”

“那你呢”

大野收起轻浮的表情,一脸认真地说“那翔君,你明白我吗”

“你可能觉得应该和你商量,嘛,或许是我没考虑周全,但就算翔觉得不合适,我也不会参考你的意见”大野又笑了一下,坦然对视沉默的樱井,“因为这对我很重要。”

 

“你知道我很少去考虑未来,目标什么的。来东京我也是打算随便做点事,干不下去就回京都。事实上我的确这么过着,很多事想太多也没用。但是对于喜欢的事……”

大野的脸上浸在光线中,有一种吐露内心带来的神采,“对于喜欢的东西和人,我大概都有点执着。你知道一个叫皆川明的人吗”

樱井摇头。

“前段时间我才知道他,他是一个服装设计师,27到30岁也在筑地打工。恩,和我一样,凌晨四点就要起床,虽然辛苦,但鱼市只需要工作半天。下午他就去工作室裁布设计衣服。遇到阶段性的作品完成,就请半天假,脱了防水的连体衣去参加发布会。这样坚持了三年,他觉得作品和资金都有了一定积累,才辞职,专心做他自己的服装品牌……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我觉得自己和他有相通之处。”

“有点好笑吧,就算我这样懒散的人,也想要为喜欢的事努力。这份兼职对我而言,大概就是这样,就像画画的一个出口”大野笑了起来,“所以之前,我也为翔不明白而失望,等冷静下来,才发现好像从来没和你说过这些。”

“而且……”大野又低下头,摸了摸前额,“真要说的话,翔也是我的一个理由。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以后…”

 

樱井从刚才开始心里就一波接过一波,大野的思维转换他根本答不上话,没等他回答大野接着开口,“这个话题多少有点……你没有想过吧,其实我也没有,我们将来到底会怎样……”大野流露出一丝迟疑,又笑了。

“但是无论如何,我总觉得,不能比你慢太多”

眼前的人带着诧异神情坐在沙发,虽然还是少年,已经能想象他进入社会变成立派的大人,一定比现在来得耀眼,无论将来变成怎样,大野都不想被樱井甩在身后。现在的他不时会担心,有时又被激励,会为了一个人想要改变,变得更好,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可怕之处。

 

那一次,是大野少有的袒露自己。

剖开平时温和无所谓的外表,露出的内里,却和樱井的直觉非常符合。虽然他们如此不同。这个人就是这样,难得有自己的主张,对一些事却有异常的坚持,又包容又有硬度。所以樱井让步,不,并没有什么留给他的余地,樱井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不用管这个男人,他不会离得太远,樱井只需偶尔停下,站在一旁,信任并赞赏。

 

至于未来,进入社会后会面临什么,樱井浏览着网页,有一搭没一搭想着那时他没能回答上来的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在那之前,等大野醒来,如果时间合适的话,想要问他要不要一起旅游,去从没去过的地方,两个人可以从早到晚都在一起,想要恣意妄为的旅行,就当做毕业礼物。


评论(12)
热度(139)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