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13-14

(十三)


他们的旅行最后定在八月末,长夏最为潮湿闷热的时节。


大野先到机场,离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他坐在椅子,戴着深蓝帽子,巨大玻璃窗外有飞机降落,缓缓停在地面。走出来提着行李包的人群,有人回家,有人短暂停留就会离开。


他和樱井则是出发,向南飞行,两日后归来。


 


旅行的目的地是樱井决定。


 “那里比冲绳安静,据说岛上几乎都用的太阳能和风能,非常干净。我早就想去看看,而且宫古还有个白砂海滩,很有人气,可惜现在不是春天,不然还能看到海岬上盛开的百合。”


他躺在沙发上,叫来大野看照片,宫古岛如翡翠镶嵌在一片蓝色汪洋。


“早上我们就出发,大概十点左右到宫古机场,先坐车去民宿,你看就是这家旅馆。”


只是两天一夜的短途旅行,樱井也认真做了攻略。他习惯一切都提前安排妥当,大野恰恰相反。他怎样都可以,在家两个人看场电影也可以过上一天。但樱井想旅行。


 


樱井最近……变得有些粘人。为毕业和工作忙碌的阶段,两人见面的次数却比之前频繁。有时甚至在他家呆上一整天,大野工作回来才发现他趴在沙发,听到响声就趴在手背转过头看向大野。


眼睛都不带眨的,“欢迎回来。”


不请自来的人也不起身,就趴着,黑眼睛跟着大野转,还问晚饭吃什么,等他做饭。


整个人都软软的,脸又比之前圆,后脑勺一撮头发翘起来像等着主人回家的家犬。


这样的樱井让大野心软得不行,又有点为他少见的温顺不安。


“工作都落实了吗?”大野也问过樱井,“恩,有两个选择。”要么去会社,要么去电视台。说话的人带点苦恼,但在大野看来都是相当好的工作,他没法帮他做出选择,他也不想。


如果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就最好了。念书之外就是大野,不用为工作不安,哪儿都不去。


但是怎么可能。


樱井烦恼的也只是鱼和熊掌如何选择罢了。


说不定,不安的其实只有大野自己。


 


这次突然想出去玩,樱井也说是毕业旅行。


“还是想和你出去玩,趁现在,入职后恐怕就更没时间。”樱井这样说,兴致勃勃安排好所有事。一副认真创造美好回忆的样子,大野还是挺高兴,真挺高兴的。




等樱井到了机场,他们一路向南飞行,十点多到了宫古岛。


一下飞机,海水的味道就扑面而来,亚热带季风吹来鱼群的腥味,天蓝得反光,几丝流云挂在天边。机场没几个人,樱井一件红色T恤,几乎是这清淡风景中最耀眼的存在。


坐大巴到了民宿,放下行李,他们就走向砂山。


民宿四十多岁的老板说,砂山就是一个小沙丘,翻过沙丘,就到了海边。


他们也没去吃点什么,就想早一点看到海。


 


时间快到正午,阳光肆无忌惮倾泻。他们穿过一小片树林,看见一座小小沙丘,白色的,像一只沉睡羊羔又像云朵跌落山头落在地面。走上去,松软滚热的沙子就覆盖了脚腕。


大野浑身都在冒汗,前面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樱井的背部早就浸出一大片汗渍,把那抹鲜色染成深红,他又把上衣卷起来,露出奶白的腰间,头发倒已染回黑,若还是金黄色这背影可真惊人。


大野深一脚浅一脚地胡想,慢腾腾地,樱井等不及,一把拖过他的手腕。


分不清到底是樱井手心的温度还是阳光,炽热得仿佛手腕都被灼伤。


这样强烈的触感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宫古岛最为美丽的砂山海岸。


 


珊瑚死体所形成的白色沙滩铺散开来,祖母绿的大海被这白色围绕,更远处是深深浅浅的蓝,在阳光下变幻着颜色,而天空,在极远的地平线与海水融为了一体。


远比大野以为还令人惊叹的美丽。


他被攥住的手松开了,樱井眼睛都咪了起来,他们相视一笑,一起往前跑去,奔跑而起的风声穿过他们身体,海浪声也掠过耳边,海鸟在天空盘旋。


直到他们冲进温暖的海水。


 


深不可测又温柔的力量托起了他们的身体,他时而穿过浪花,时而被打得埋下脑袋,而樱井,不近不远,一直在他身旁。大野没有丝毫不安,随浪飘流着,像被裹进了蓝色的梦,浪花中若隐若现的少年脊背,则是他梦寐以求的大鱼。


他有时滑过樱井,有时又被浪花从樱井身边推走,大野很想做点什么,比如把樱井拖入水下,抱住他的腰,接个吻。但他们最后什么都没有做,就在这无边的海水中沉沉浮浮,相伴身侧。


 


游到只剩最后一点力气,他们才出水。


上岸买了饭团和烤鱼,又在沙滩躺了会儿,衣服差不多晒干,力气也回来,他们就去下一个地方。也说不上是比白砂海岸还出名的景点,只是之前听樱井说春天会开满百合的海岬,大野就很想去看看。


站在突出水面的海岬看海,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果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可能花开的时候有点看头。”樱井站在岩石边缘,转过来对大野说。


“我还觉得不错。”大野看着眼前空旷的大海,四周除了海水,就只有脚下这一方海岬,还有远处的灯塔。


“不过挺安静,一个人都没有,这倒是你喜欢的。”樱井退回大野身侧,拉着他坐了下来。


他们看了一会儿海,樱井又说起晚饭吃什么,单调的景象看久了让人疲倦,樱井揉了一下额角,“还是有点累,我想再躺会儿。”说完就靠住大野的肩膀,闭上眼睛。


单薄的肩头咯着他的脸,他又比大野高,这样不舒服的姿势,樱井倒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肩膀逐渐变沉,平缓的呼吸慢慢染湿了大野的肩头。他就这么静静坐着,不带情绪看向一望无垠的海面,远方矗立的灯塔,偶尔有灰色海鸟飞过。


天涯海角,大概就是这样了。


无边无尽的静默。


还有孤单。


一个灯塔,永远等候着流向世界尽头的海水。


他有些想蜷起来,但樱井确确实实还在身边。那他就可以一直这样坐下去,多久都可以。


等着樱井醒来。




(十四)


日头缓慢的滑落,不知何时,天空一改空旷的蓝,五光十色的云彩从各处涌来,层层叠叠如破碎宝石散落在天际,每一刻都折射出光彩。


落日景象悄然展现在大野面前,让人屏息又千变万化,下一秒就换了颜色。


他想要叫醒樱井,又沉浸在这幻觉一般的景象,一动不动。他确信自己无法画出眼前所见,美得太过壮丽,让他甚至产生了惧意。


太过美好的事物总是难以长久,而人的感情,也是如此。


即使他是如此贪恋,总会把现在当成了永远。


他不知怎么就想到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考完试在他床上睡着的樱井,吃完饭自觉洗碗的樱井,跟他讲小时候的樱井,以前只顾踢球,不想练琴,又在灯光下笑着对他说,幸好学了琴,现在才可以弹给喜欢的人听。那晚为大野弹琴的樱井,眼中含光,嘴角带笑,敲在黑白琴键上的手指,一点点捏住了大野的心。


他又想起两年前面对樱井青涩的告白,他轻巧说,那就在一起。那时多少带点新鲜和好奇的尝试,到现在,终于变成了实实在在沉入他心底的爱情。


他是真的喜欢樱井。


喜欢他锋利又温柔的眼睛,喜欢他假装成熟却又残留几分稚气的少年模样。


喜欢他像现在这样靠在他肩膀,全心全意交付给他,在海岬熟睡,整个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他们两个人。他想要的从来不多,无非是一切如常,情怀不变。但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保持不变,恐怕也是这世上最大的奢望了。


他的少年,现在终于要脱下制服,穿上大人的西装。


在海面吹来的大风中,大野不得不承认,他在不安,为那个无法预测的未来。


 


云彩消失的时候,樱井醒了过来。


他晃了晃脖子,带点鼻音对大野说,“我刚才做了个梦。”


“梦见我们在潜水,周围全是那种半透明的小鱼,你说带两条回家养着玩儿,我就去给你抓,结果游着游着就到了另一个地方,你坐在那么大一块的海草上。”樱井又用手比划给他看,“光坐着看我笑,又不让我上来,我一急就醒了。”


“你说好不好玩。”樱井低头看向大野,身边的人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只微微点头。


“怎么,累了吗?”


大野就转过头,对他笑了笑,小声回答,“恩。”


前额的头发都吹乱了,鼻子被晒得发红,看起来跟个小可怜似的,樱井放低了声音,“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好不好。”


说完又伸手摸了摸大野的鬓角,揉平他微皱的眉头,顺势抱一下就拉他起来。在夕阳的余晖中他们往回走,长腿的少年牵着猫背的他,并不松开。


大野又回头望一眼海岬,灯塔已经远到看不清,近在眼前的是樱井的背影,挺拔又坚定,牵着他直到手心浸出了汗意。他看到他们的影子一前一后落在地面,是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樱井已经变得比他高了。


 


回去没多久,天上就开始落雨。他们吃过饭就回房间,一打开窗户,房间就涌来雨水打湿泥土的味道,有着夏季特有的潮热。大野坐在床边,看着不小的雨势,闷闷地说,“估计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那就早点休息,你看来好累”。从吃晚饭开始大野就不太有精神。


“先去洗澡,睡一会儿。”樱井走过去,自上而下看着大野,他还垂着头,一副恹恹的样子,他又开口,“玩得不开心吗?”


大野摇头,抬起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眼角微有些垂,润润的,无声倾诉着什么。


对视了几秒,樱井就弯下腰,扶住大野的肩,亲了上去。


虽然不太清楚原因,但他明白此刻手撑着床沿看他的人,需要他的安慰。


认认真真的亲吻,有他全部的心意。


“不要不开心,无论怎样,都还有我呢。”


 


从耳侧,到眼睛,下滑到脖颈,沿着腰线一路亲/////吻。没有洗澡身体有些粘腻,男性的味道充盈鼻间让樱井开始变得兴奋。


他熟悉这个人所有的敏感地带,比如稍微在下巴多流连,大野就绝对会蜷起来。用指腹来回抹过过腰间,即使咬住嘴唇大野仍会漏出低喑,想要躲开。


现在也是,他又想逃,但被樱井扣住手,膝盖分开了双腿。濡湿的嘴唇在大野身体点燃一连串火花,他硬得难受,想自己来,但樱井不允许。


永远都是在此刻,才显露无疑的强势姿态。


今晚更是变本加厉。大概因为大野实在有些反常,脸颊一直埋在他的肩膀,任樱井如何动作也不抬头,只是来回地亲吻他的脖颈,比往常多了一些亲密……和脆弱的感觉。实际上,虽然大野身形偏纤细,也很少让樱井觉得弱势。


但现在紧紧贴着他的大野,却让他想到溺水之人。


少见的脆弱,让他涌起了难以言明的情绪。就像一种,自己就是这个人的全部的错觉。


像要填补他的不安似的,樱井一把抱住他的脊背,抵着床头进////////入了大野。


 


直到现在,被进入大野仍会觉得疼。他挺怕疼一人,但他又想樱井早点进来。就像每次樱井撞///////击得厉害,他内心都会涌起羞耻,却又沉溺。


沉溺在欲望当中,无法忍耐。他总归是这样的人。


 


雨下得越来越大,他们忘了关窗户,带着水汽的疾风在房间打转,却吹不干他们身上不停涌出的汗水。大野忍耐着不发声,樱井挺进时偶尔会流露低沉鼻音。大野偏过头看向窗外,水幕如河流倾倒,地板可能有了积水,床上也湿得厉害,他一瞬间错觉他俩在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世界只剩下水声和交缠的他们。


末日一般沉入yu望的海底。


又一阵风凶猛吹进,樱井重重地抽///动几下,在大野忍不住发出呻////吟之前,咬住了他的嘴唇。


 


第二天他们睡到快中午,吃过午饭,就坐上大巴去机场。


雨过天晴的天空湛蓝明亮,没有一丝阴霾。


大野坐在靠窗的位置,露出的额头浸出一层薄汗。


感受到樱井的视线,他就转过头,用目光询问樱井。樱井笑了笑,没忍住拂开他前额的碎发,抹过大野的眉头。


现在已恢复了简单无暇的模样,只有樱井知道衣服下看不见的地方布满了他的印记。


他揽过大野的肩,一起看向窗外,大片的烟草地和甘蔗田如潮水向后褪去。


 “等到明年,我工作后,我们就住在一起吧。”


在耳边吐露的气息让大野发痒,又温柔得像窗外吹来的风,就像昨晚快失去知觉的瞬间,他听到轻微得仿佛幻觉一样的声音叫他的名字,“Satoshi。”


“嗯?”


“我爱你。”





评论(4)
热度(129)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