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十七)

大野是在船上,看到了樱井的短信。

他有时画画没有感觉,就去筑地原来工作的地方帮忙。虽然已经离开,但店长待他一如既往。

店长一辈子以海为生,连兴趣都与此有关。四月的时候,大野跟着他第一次体验了海钓。一钓就是一天,在浩瀚无波的海面飘荡,看久了仿佛要被丝绸般的海水吸走,如果不起风连朵浪花都没有,天上的云都凝固。

吃过午饭他就躺在甲板小睡一会儿,阳光打在脊背很暖和,船身上下起伏就像儿时自家院子的吊床,醒来就看见海鸟的羽翅滑过上空,大野瞬间喜欢上这个不用说话,时间流逝仿佛一成不变的活动。

回来立刻去买了钓竿、鱼饵,央求店长以后有机会务必再带他去。结果就变成基本每个星期都会跟着去海钓。

从早到晚,让他可以忘记那些不愿多想的事情。

 

新人的手气总是很好,他第一次就钓到了超过五十公分的金枪鱼。但后几次就再没运气,基本空手而归。

“时候未到不能急啊,小智。”船长的头发已经花白,被海风吹得黝黑,他拉起大野的鱼线,又说,“如果一直钓不到,你可以换个地方试试。多抛鱼饵,上下抖动,像这样。”

和大野以为的不同,钓鱼不仅仅依靠耐心。技巧和运气一样重要,关键是不能死守。如果一直没有结果,那可能因为你站到了错误的地方,应该换个方向。

看到短信的瞬间,大野只想到了这个。

他和樱井的关系,是不是已经到了换个方向的地步。

住在一起,并不能解决他们之间的所有问题,那些麻烦的现实的。但至少能解决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见面。

无论再忙,他们总可以见面。

但是……大野看着短短八个字,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

好……要帮忙吗……房子在哪……什么时候搬……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不是说好……

……果然不行吗……

……为什么…………

 

捏在手中的携带,渐渐变得发烫,阳光下他要努力才能看清屏幕。

“我知道了”

按下发送键,大野看着空空的鱼篓,默默换了个地方。这样,大概就有鱼上钩了吧。

 

再见樱井时,他们谁都没提这件事。如往常一样,吃饭,睡觉。

樱井看来瘦了些,笑着问大野,怎么变黑了。发现大野的钓竿,又说,“真悠闲啊。”

云淡风轻的样子。

大野第一次觉得他的笑容有些刺眼,连做那回事也没了兴致。

樱井也不勉强,抱着他就睡着了。

就这么见了几面,东京就人夏。天一热大野更加疲懒,船长没有出海的时候,他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就去找町田。

 

“哟!”

无论隔多久见面,再见町田总是亲切,他们去了附近的公园,午休的时间没什么人,只有年轻的母亲带小孩在滑梯上上下下,大野坐在长椅,远远看到町田拿着可乐走了过来,没变的爽朗模样。

大野接过可乐,随便和町田聊着近况。

只是单纯坐一起,大野就莫名安心,好像回到了两个人一起逃学跳舞的小时候。只是这一次,町田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朴素的戒指。

大野又确认了一眼,阳光下指环闪着光泽,“怎么回事,我错过了什么?”他实在是惊讶,之前根本没听町田说过。

町田忍着笑,故意停了几秒才慢吞吞开口,“如你所见,我和小美订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上周。”

大野呆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那是要结婚了?什么时候?”

“可能会很快吧。”町田放下可乐,转头看向大野,慢慢绽开了一个笑容,慢镜头一样,在阳光下开放了。

“Satoshi……我要当爸爸了。”

栀子花的香气浮动在他们周围,大野过了很久还能回忆起町田的表情,那样从心底漾起的笑容,大概就是幸福。

 

“是意料之外的孩子,小美告诉我的时候,真的,我很难说清楚那种心情。”

大野见过町田女朋友几次,知道他们已经交往近三年,是个好姑娘,但大野没想到这么快。他还在漂浮不定,而他的好兄弟,当年陪他一起胡闹年少轻狂的人就要做父亲了,他发自内心为町田高兴。

“恭喜你啊,慎吾。”大野特别真诚地说。

“你倒是也抓紧啊,还一个人?说给你介绍,你又只会敷衍我。”

同样的话町田说过太多次,但是这一次,大野突然想把所有的真相都对町田月兑口而出。

不,不是这样的。我有恋人。我们交往了快四年。我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任何情侣的下一步都对他们太遥远,他们甚至都不能光明正大住在一起。

 

晚上他们喝到很晚,大野嚷着要给町田祝贺,结果到第三摊还不放町田回去。说是为町田高兴,结果大野一杯又一杯光顾着灌自己。

不知道喝了多少,他一直笑,软软的,町田皱眉拿过他的酒杯。

“给我。”大野酒品不差,喝多了只会笑,但今晚的大野,町田觉得不对劲,这完全是一种从现实逃离的喝法。

“够了,表喝了,太晚了回家吧。”

“再喝一杯,最后一杯了。”

町田拿他没办法,好不容易等他喝完,大野却趴在桌子怎么拉都不走,凑近了才听到他在说话。

“……翔……小翔”反反复复说着几个词,町田半天才听清楚。

“让小翔来。”

烂醉的大野,怎么都不走,只重复说,让小翔来好不好。让小翔来。

哪个翔。小翔啊,你见过的,我最喜欢的樱井翔啊。大野红着眼睛,轻轻地说,固执地像索要心爱玩具的小孩。

这样的大野看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很寂寥,甚至还有点可怜。

町田熟悉的什么都不在意的大野,怎么转眼变成这副模样。

实在拗不过他,他只好掏出大野的手机,翻到名字给樱井打了电话。

倒是很快,二十多分钟后,一辆车停在路边,町田看到一个男人打开车门,径直向他们走来。

“麻烦你了。”

樱井说完就直接从町田手中接过大野,很自然,自然到让町田感觉强势。町田看他小心翼翼扶大野进副驾,手还放在头顶怕大野碰到。町田想帮忙,他也拒绝。

“请你也上来,我先送你回家。”

安置好大野,樱井又礼貌周全询问町田,后者摇摇头说,“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智君就拜托你了。”樱井看町田一眼,微一点头就开车离开。

他很久没见过樱井了,和记忆中的少年感觉不太一样。

现在的他看上去是个比大野还成熟的男人,成熟,并温柔。尤其当他揽着大野,町田觉得不出声恼怒的樱井,却给他一种温柔的感觉。

直到那辆车消失在街道,町田按下心中那点古怪,这才打车回家。

 

早上醒来大野头痛欲裂,挣扎半天下了床,看见樱井坐在沙发直接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在这儿,今天不用上班?”

“今天周末……你是喝了多少。”樱井阴沉着脸,他根本没怎么睡,任何一个人被醉鬼抱着不放,折腾到半夜四点都不会有好心情。

“哦。”大野迟钝地站在原地,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送我回来的?”

“嗯。”樱井闷闷地答应了一声,“町田说你一直找我,他给我打的电话。”

“麻烦你了。”这句略显生分的话让樱井挑了挑眉,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隔了半分钟,或者更长,樱井又开口,“你告诉町田了?”

“什么?”大野不明就里。

“就是,我们的事,你告诉他了?”

大野这才真正清醒弄明白樱井的意思。坐在沙发的人此刻佯装自然,但烟灰缸里已多了不少烟头。大野突然就很想笑。

等到樱井问他笑什么,他才明白他真笑了起来。

“没什么…你放心。虽然喝醉后的事我记不清,但不会告诉町田的。”

“再说,町田跟你不会有什么交集,就算知道了你也不必担心。”

樱井又点燃一根烟,“我随便问问,你先去洗脸吧。以后少喝点,也醉得太厉害了。不知道给人添了多少麻烦。”

大野却不动弹,仍然光脚站在地板,从上往下,看着樱井。

“干嘛这样看我。”

“以后不会这样了。”大野慢慢地说,“没有以后了。”

“行,你先去洗脸行不行。”没头没脑的话让樱井有些糟心。

“我是说,我们”大野的话很清晰,一点没有以往的含糊,但樱井却觉得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我们……就这样算了吧。”

樱井拧起了眉,手指颤了下,烟灰落在地板他却完全不知道。

“我没听清……”樱井的声音低得吓人,坐在沙发一动不动盯着大野,“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没等他说完樱井突然就一声怒喝,打断大野。

“大野智,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这是大野智从没见过的发怒的樱井翔。

“你喝太多了,还没醒。”不等大野开口,樱井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忍耐着推了下大野,“先去洗脸。”

大野却固执起来,“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我们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为什么。”樱井手指动了动,忍住把大野推到墙上的冲动。

“你很清楚,”大野烦躁地抓头发,像是再也忍不了,“这些话不过是你不想说,我替你说出来。”

一直隐藏的心事就这样被揭穿。

他是想过,在那间一个人的房子想过,在半夜醒来的时候,在他们每一次见面都假装轻松的时候,在醉酒的大野不停喊他名字的时候,他都想过。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们已不是从前可以什么都不考虑的少年。在现实的考卷面前,他们两个找不到正确答案。

但是,每当他想到要对大野说出那两个字,他都觉得难受。

难受到他心口发疼,一想到要和眼前这个人分开,从此再无关系各走各路他就疼得喘不上气。

让他痛苦到不愿面对的话,大野怎么能如此轻易说出来。

 

“会有办法的。”

直到这句话从樱井口中落出来,像个一触即破的气泡停在他们中间,打破了沉默。

大野静静站着,他借着冲动说出想了很久的话,说完整个人都被卸掉了力气。而站在对面的樱井,此时就像个找不到路的迷茫的小孩。

窗外是个晴朗的好天气,他们却站在阴影之中。

明明可以站到太阳下,他们却贪恋这一小片阴影,迈不动脚步。

明明只要一句话就行,两个人就可以重获自由。

到底是为什么,船都沉了还抱着甲板不放,不舍的怀着侥幸的到底是什么呢。


评论(6)
热度(130)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