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习惯】

大野坐在车上,又陷入了熟睡。

来到乐屋,他在惯常的位置坐下,二宫在玩游戏,相叶正做着奇怪的拉伸动作,精神奕奕对他说,利达你的头发。

松本吃下一片苹果看他,皱了眉,说“昨晚没睡好吗。”

他轻微点头,含混不清地回答了一声嗯。

松本用手指压下他后脑勺翘起的头发,忍不住笑了,“今天可是要录三期,没问题吧。”

二宫这才抬头,伸了个懒腰,大概刚结束一局,转头看大野,“这人绝对又熬夜了。”

“你还不是一样。”松本像听了个笑话似的做了点评。

 

等大野差不多化完妆换好衣服,他才看到樱井。应该是刚商讨完流程回来,和他擦肩而过打了招呼,匆忙进了化妆间。

只是一瞬的笑容,却像有温度似的,让他从一早到现在的昏沉中醒了神。

刚刚坐在里面,看着镜中的男人面无表情,每个人都习以为常,连他自己也是。大野君又在发呆了,那个才来不久微胖的造型师用手挑起头发,内心也这么认为。

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的内心远比表面上活泼。很多时候他并不是发呆,只是发懒罢了。

比如早上刚进休息室,他就看见只有三个人。坐了会儿,还是少一个人。直到刚才他都还想着这个问题,“还没看见翔君。”

其实他差不多知道原因,无非是商讨流程,或者采访,或者其他,跟平常发生过的每一次都一样,不会出现什么例外。

但他仍会对此在意,并且不打算去问别人。

就像一个习惯。

一个别人知道的,习惯发呆的大野智。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习惯有他在身边的大野智。

 

【孤独】

那时他们还不红,日程表上有大片空白。

他在无所事事的下午闲逛,临时兴起,走进一家电影院,选了部没听说过的外国电影。

影院不大,又是平日场,三分之一的位置都空着。他找到位置坐下,有两个女孩和他隔着空位,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小声说着什么。

大野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看样子是逃学的中学生,深蓝色的短裙搭在膝盖上方。

 

电影开演后他本想先睡一觉,没想到竟看了下去。一部西班牙的爱情电影,年轻的男女,和一只狗。片中对白不多,却有大片大片浓重的颜色,蓝色、红色、黄色布满荧幕,就像阳光穿过教堂的彩色玻璃折射出来的光彩。

看到中途,他突然很想回去画画,到结尾时,又流了眼泪。男人和女人把死去的狗埋葬在后院,他们分分合合,像时间用不完一般不断争吵、分手、合好。等反应过来时,才明白有些时光就如再也不会回来的自家的狗,永远消失了。

大野听到旁边的女孩在轻轻啜泣,灯光亮起的时候,他揉了揉眼。

他想,这么小的学生能看懂这部片子吗。

她们应该没认出他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挺想和她们聊一下的。假想他们能坐下来,随便聊聊这部电影,再开个玩笑,哎没想到你这么容易感动,可能心中郁郁不欢的感觉就能消散。

等片尾字幕都放完,电影院空无一人,大野才起身离开。

 

重见天光时,他才看到有条短信。

“你在干嘛。”

发信的时间离现在已有两个小时,正好是他刚进影院设置成静音发过来的。还真是不巧。

他们倒是很久没见面了,连出外景也很久没一起搭档。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不过估计他不会喜欢,那个人更喜欢硬派一点的电影。借给他的录像带可能到现在都没看。也许早就弄丢了。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呢,就算工作上的事不多,他也一定会把日程安排得相当满当。

结果一路上都想着和樱井相关的事,等回到家,大野才反应过来还没给他回短信。

那就不回了。

而刚出电影院特别想找个人倾诉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化为乌有。

只是当晚上入睡的时候,大野突然想到电影中的一句对白,男主角的母亲对他说,

“当你孤独的时候总会想到的那个人,就是对你重要的人。”

 

【电脑】

有段时间大野几乎每晚都通宵,他刚迷上电脑没多久,整晚都在网络搜自己的名字。

发现了不少他的大饭。为他记录,作图,画画,一些古早到他自己都忘记的事情都被写下来。

大野陷入一种感动又惶恐的情绪当中,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她们眼中,她们喜欢的这个人,真的是他本人吗。

但被记录下来的瞬间,包括那些偶然提到的话,确实都是他。

 

今晚看到一个饭是京都人,竟然从他还是一个Jr.时就开始喜欢他,当年看过好几场他在京都的公演。看着饭写下的回忆,大野觉得自己的脸都在发烫,涌起了一种不知怎么形容的情绪,他只好去厨房喝了一大杯水又坐到电脑前。

他仔细看公演KYOTOKYO时期的日志,简直像翻开一本已经发黄泛旧的书。虽然观众寥寥,那时的辛苦也记不清了,饭写着,“我连着去了三场,后来搬家就很少去过。去的时候没几个人,虽然场子空荡荡的,但我当时就觉得舞台上只有17岁的大野君很厉害,浑身光芒让人移不开眼睛。”

日志下还有留言,大野点开看,有另一个人留言,“不知道sho当时有没有去看过呢。”

留言的时间已是几年后,大野有些莫名,反应过来又苦笑。

 

看完这个饭的日志已经凌晨三点。他看了看窗外,一个又一个路灯在地面投出暖黄的光团,就像他刚才,随着饭的心情又把过去走了一遭,踩下去就泛起细碎的光。

其中有真实的他,有饭想象的他,以及他们。

到后来,他都有些惊讶。原来有些图截下来,定格了某一秒,看起来真有些异样。

原来他们两个在一起也会有这种感觉。

其实什么都没有,那些镜头、画面,言论就像书中单独拎出了一句话,被赋予了不属于原文的想法。

而,有些发生过的事,永远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

比如在京都时,樱井和他在房间中通宵聊天,那时对前途惶恐的心情,还有樱井说过的话。

“要是之后可以一起努力就好了。”

大野不想再回忆下去了。

想久了多少有些不确定,就像被什么诱惑着走出安全地带。又不是真的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后来又看了段时间,大野就突然对电脑失去了兴趣。


------

写着就变忐忑了,有种边写边造雷的感觉。在结尾说个慎好像没意义= =


评论(10)
热度(75)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