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8)

春眠的滋味,大概是微醺的风,阳光下的猫,还有下午的第一节课。

樱井的座位恰好在窗边,可以看见操场上跑步的低年级学生,老师的声音缓慢又冗长,阳光一寸寸爬过大野的课桌,当然,他又睡着了。

樱井在这烂漫又枯燥的春日,走了会儿神。

他和大野的关系恢复如初,甚至好过从前,还被相叶打趣说,“小大你根本就是翔君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樱井乐了,挑眉问为什么。

相叶支吾半天,也没说个明白,“就感觉啊。我认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你喜欢吃这个,他怎么就知道。”

大野拿着刚出炉的菠萝包笑。

二宫拍竹马的头,“买的时候问你你又不要。”

大野那天还额外正经向相叶解释,“翔君和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特别像,看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熟悉。”

樱井看大野,“真的?”

后者认真点头。

樱井心里有些微妙。挺高兴,好像又说不上来有点失落。

他抬头看老师,然后翻到讲解的部分。前面的大野同学仍在沉睡,书本盖在头上,嘴角上扬仿佛正做着一个美梦。

普通到打盹老师都不会注意的人,怎么就变成他如影随形的存在。

樱井目光落回课本,这页画着两个圆,部分重叠在一起,共同的区域涂上了阴影,旁边写着“交集”。

樱井有点楞,这图形突然让他觉得神似,神似他偶尔发觉的体内和大野的共鸣。相似的口味,频繁的对视,被察觉的疏离,称得上暧昧的话……变成现在这样,怎么能是兄弟呢,更别扯什么似曾相识。

根本就是大野智主动凑上来的,他没来得及发觉,就这么被硬生生侵入,留下一角阴影。

 

大野在一片说话声醒来。他揉眼睛,转头,去找樱井。

他的座位空着。

相叶正在二宫旁边,大野走过去,翻开相叶手中的漫画,“最新的?”

“恩。”相叶轻声回答。

“恩?”

相叶指指二宫,压低嗓子说,“睡着了。”

大野费解,下课的教室多闹,放低声音说话有什么意义。不过他也只是歪歪头走开了。

只有相叶知道,二宫最近好像都很累,眼下常带青,连最新出的游戏盘都没拆封,也很久没陪他打棒球。虽然人前都看不出来。

仍然是那个反应机灵、爱恶作剧,爱吐槽自己的二宫和也。

但相叶知道他在烦恼。

二宫不想说,相叶也不追问。小时候二宫被欺负,也是不哭不闹,一声不吭看着对方。从小就是倔脾气,不示弱、爱逞强。相叶还是每天同他一起回家,或者睡觉时坐旁边,有人来找他就帮他挡一下。只是,再大的声音也不及相叶略哑的嗓子有效,他要是轻轻说一句,小和,上课了。二宫也就醒了。

所以二宫睡觉时,他都不怎么说话。

这种习惯,也只有相叶雅纪一个人知道。


樱井回来时,抱着一叠试卷,站讲台上一个个发给同学。

他经常替老师干这事,熟练麻利。大野边转笔边听,听到自己名字就慢腾腾走上去,樱井倒不看他,低头递给他继续叫下一个人。

大野漠然扫过试卷上的分数,随便一折再挪回座位。

放学后,樱井才站在大野面前,重重叹了口气。

大野挺无辜抬头看他。樱井都觉得纳闷了,他不知道该说丢人还是离谱,但他自小的礼仪让他不能那么伤人。

他选择了半天词汇,说:“这次,又考得不太理想哈。”

“对哦。”

大野正在把漫画——那本相叶刚看完,临走时留给他的最新连载——放进书包。语气平常,眼神平静,完全不当回事儿。

樱井愁苦了,又说:“那怎么办呢,要不,要不然我给你补习吧。”

真是再没比他更爱操心更苦口婆心的人。

大野只是啊了一下,看他一眼,提着书包站起来,“今晚要不吃拉面?”

樱井瞬间就怒了。

“你这次又是最后一名,大野智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

“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

大野脸还特圆,微垂的眼睛对他眨了眨,里面竟然带点狡黠的笑意。樱井真是从小到大没见过比大野更古怪的人。学习成绩从来不在意,上数学课画画,上画画课睡觉,就体育课最积极。被老师谈话也不走心,自己生个闷气却巴巴跑来解释。

樱井觉得他都要气乐了!

他真想把考卷糊大野一脸,问他你到底对什么在意。

但看大野现在云淡风轻,把他着急当有趣的样子,估计能回一句:在意你啊。

胸口那口气生生被樱井憋了回去。

樱井脸都开始发红,眉毛皱成山川,大野终于良心发现拍他的肩,“我会为了翔君,努力的!”

特别的诚恳,特别让樱井无语。

樱井转身把自己的笔记扔给大野,闷不做声收拾东西,末了一犹豫,又扔了个东西到大野跟前。

小小的一支,长方形的,英文。

 

“这是什么?”大野好奇地拿起来。

“外用药。”

“嗯?给我的?”

樱井这下真的长叹口气,无奈地说:“手上那淤青你自己看不见吗,用这药,能好得快点。”

说完伸手拿过药膏,打开包装盒,拧开盖子,又递给大野,“一天一次就可以了,你先少涂点,看会不会过敏。”

虽然教室没剩几个人,樱井仍有点不自在,只好板着面孔说完,继续低头收东西。

“恩,谢谢。”

半响,才等到这么轻声的一句。抬头看见大野盯着自己,眼睛闪闪的,鼻子都皱了起来,神情跟家中吃到糖果的弟弟一模一样,笑得傻极了。

心里被一根羽毛轻轻刮过,樱井清了清嗓子,“不用跟我客气啦。”

和大野并肩走出教室,他才小声说了一句,“就算你对学习不上心,至少也对自己上点心吧。”


评论(19)
热度(78)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