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9)

樱井后来回想起来,那个春天仿佛一场无休止的雨季。

他们共撑黑色的伞,大野握住伞柄,骨节分明的手衬得尤为白净。二宫和相叶有时故意捣乱,雨水如弹珠飞溅到彼此身上。有时他们也一时兴起,并排走进雨中,看不起所有躲在伞下的行人。

春雨的凉意划入颈中,樱井打了个哆嗦,相叶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冷得。但他们谁也不提拿伞这回事,仿佛谁提了谁就输给了对方。

傻气十足,却又是正当时的青春。

直到出校门,几个五颜六色头毛的学生一看到他们就扔下烟头,围了上来。

樱井那点独立特行的兴奋瞬间熄灭。

领头的胖子说,“你跟我们来。”

樱井才发现他们的眼里其实只有一个人,大野。

大野转过头对他们笑笑,“你们先走,我解决点事。”

相叶最先开口,“小大,他们什么人?”

话没说完,胖子就猛一伸手,“你他妈又是什么人?”中途就被大野硬生生截住。

“别乱来。”

大野的声音又冷又硬,樱井眼前的他和刚才一同淋雨耍帅的大野就像两个人。

胖子松开手,轻哼一声,低下头揉脸。

樱井看见他手背上如蜈蚣的伤疤,胖子甩着手,“我最不喜欢,他妈的乱来了!”

说完就一拳轰上大野的肚子。

樱井心脏猛然一跳,我操,刚想上去就被大野推开,“没你的事!”

大野抡起书包就砸胖子脸上,一拳重过一拳,极其老道全往身上软处招呼。

剩下几个人全围了上来,大野踢开一个人,转过头对他们怒吼,“我操,你们几个愣着干嘛,跑!”

二宫拉过樱井,“相叶快!”迅速往校内跑去。

樱井被带着跑了段距离,回头见大野又被一人踢在腰部跪了下去,他心里一凉,反应过来大力甩开二宫。

“跑什么!”

“找人!”二宫毫不示弱回吼。

樱井一愣,二宫不耐烦,“去找松冈,他才能帮忙!”

樱井的理智这才回来,这事儿多半和前段时间大野帮松冈有关,解铃还须系铃人,樱井一咬牙,反身往回跑。

“樱井翔!”

二宫的声音骤然拔高,樱井头也不回地说,“我带他往游戏厅那个方向跑,你们去告诉松冈!”

 

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樱井第一次觉得校门如此遥远,漫天的雨仿若细针刺得他头脑发涨,远远看见校门口竟然空荡荡的。

樱井的心不断下沉。

他冲出门外,没有看见大野智。樱井呆立片刻,连忙问杂货店老板刚才打架的人往哪儿去了,然后随手捡了木棍,沿路追上去。

转过拐角,果然那群人正追着大野。大野的书包孤零零甩在街角,课本散落,印上了一个又一个脚印。

樱井感觉下一刻他的心就会跳出来,冲上去的同时,他有些惨然地想,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然后用棍子狠狠地砸在最近的人身上。

一声巨响,那个人倒下去,绊倒了垃圾桶仰躺在污垢当中,雨下得更大了,真是惨不忍睹一片狼藉。

从没想过的场景,真实地出现自己面前。樱井有些反胃。

所有人都暂停,转过头。

他看见胖子红着眼,向自己冲来,下一秒就被眼角淤青的大野踹翻在地,“妈的你敢动他,我花了你!”

大野冲到他面前,猛力一推,“你吃错药了管你什么事!”

樱井愣了,以更大的声音吼回去,“大野智你少犯混一个人逞什么能!”说完拉过大野,避开身后人一拳,

“别废话快跟上,这地儿你有我熟吗?!”

 

樱井带着大野穿过蛛网般的狭长街巷,樱井这辈子第一次跑这样快,他始终拉着大野的手,而大野,始终在他后面。

他任他断后路,他任他开前方。

樱井偶尔幻想过关于不良的场面都在此刻成真。并不光彩,也不有趣,一点都没有想象中的帅气,只有狼狈,和冰冷的雨水。

幸好大野掌心那点温度,支撑樱井忘记了所有害怕,勇敢地跑下去。

 

等他们终于看到二宫相叶,还有松冈带着几个人,樱井这才终于放松,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大野的手环过他的肩。

大野在耳边说,“我用不着你这样。”

说完放开手,径直走向了松冈,瘸着腿一拐一拐的,很有些滑稽。


评论(7)
热度(70)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