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13)

大野回家又冲了遍澡,随便吃了两口饭也没胃口,半夜睡不着热出一身汗。他爬起来站在阳台,街道空无一人,张开手指就有风从指间穿过,一波一波如池中的水。

脑中刚起个头,没凉多久的身体又开始发热。大野心底暗骂,“你他妈真是有出息。”晚上冲澡他简直恨铁不成钢端详了自己那东西好一会。

他一直知道自己挺混的,但没想到能这么混,赶着给自己解围的兄弟都能对着硬起来。以前跟町田睡一个被窝也没这样。

只能说,樱井不是他兄弟。

那又是什么。

大野有点想抽烟。两根烟后,他看着被摁熄的烟头做了个决定——只能装傻。

真要细究也是樱井先亲他。如果当时樱井是为了安慰不堪一击的他,那么今天下午他就是一时糊涂。

樱井会装若无其事,他自然也会。

大野一夜没睡到天亮才迷糊睡下,感觉刚闭眼就被敲门声吵醒。

他呲牙咧嘴冲去开门,心里想要没什么大事他非得废了这人。

门一开。

白得发亮的脸冲自己直笑。

得。樱井。

今天周末,昨儿约好和二宫相叶一起去打游戏,他忘了。

大野挠挠头发,不看樱井溜回床上,盖得严严实实,“你先坐,我再睡会儿,头疼。”

樱井放下手中的水,走到床前伸手摸他额头,“不舒服?”

“没,没睡好。”大野头一扭,避开了。

樱井垂下眼睛,大野此刻的表情跟老鼠看见猫似的,“那我和二宫他们说你不去了?”

大野点头。裹着被子热得他心烦,但他不想钻出来,樱井站得太近,居高临下,他这么盖着多少给自己加点气势。

樱井把手放进裤兜,笑笑,“你不热?”

怎么可能,大野觉得樱井再这么盯着看他就要身心俱焚了,“不热啊,挺凉快。”

“那你接着睡,”樱井甚至好心给他按实被角,“要不我先走了?”

大野差点鱼跃而起冲去给他开门。

结果樱井长腿一迈,坐到沙发拿出手机,凉悠悠地说,“算了,我也懒得动。我自己玩儿,不吵你。”

大野转过身面对墙,闭上眼睛,却堵不住耳朵听到房间的动静。

什么东西轻放在茶几。一声轻咳。步子擦过地板。水倒入杯中。以及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蝉鸣正响。然而,这都盖不过微弱的呼吸声。他甚至想转过身,看樱井是不是就坐在床边。

一声一声的平静呼吸,近在耳侧,仿若幻觉。

墙面一片白,樱井就在他身后小小的屋子。他觉得樱井其实有点故意,不走,仿佛看透了自己一样,带点温柔的揶揄,在这个心怀忐忑的周日清晨。

醒来神清气爽。樱井站在阳台小声讲电话,见他醒来就同他讲,二宫和相叶回家了,说不等你了。

“没想到你睡到现在,”说完又拨开大野被压扁的头发,“好傻。”

被温热的指尖抹过,大野这才清醒。

“饿不饿?”

大野摇头,又点头。

樱井笑了,“怎么,还要我拉你才肯起来。”

大野对着那笑容有些茫然。刚睡了一觉,对上樱井他仍然不自在。今天樱井好像一直在笑,心情很好的样子。大野这才看见他穿的V领白T,洗得发白的仔裤,胸口露出的皮肤白得发光。

大野移开眼睛,干巴巴地说,“出去吃吧。”

阳光仿佛要把人晒化,吃完饭,他们都有些发懒。三四点的午后,连小公园都空无一人。大野盯着篮球架发呆。

他突然想到有天他一个人在这儿。好像就是手臂受伤他在家那段时间。

那时还是初春。他从下午呆到晚上,看两个小孩儿蹲土坑里玩沙子,夕阳在地上给他们拉出两个小黑影。

中途两个小孩儿为谁多挖了个坑这种事打了一架,眼泪没干又手牵手一起玩。大人来接还不舍得,嚎啕大哭说大宝我们明天见。

大野在旁边看得好笑,对小孩来讲,明天就像长大那么遥远,但他在东京的一年不过转眼时间。

京都到东京,物是人非一转眼。

大野突然有点意兴索然。之前因为樱井一直绷着的弦也就松了下来。

樱井买水回来,见大野正蹲在椅子,脸上又露出那种倦怠无所谓的神情。像最开始他第一次看见他。

大野懒懒地接过水。樱井问他话,也说不上几个字。恩。哦。不知道。

樱井莫名,“怎么没精神了?”

“热。”

“那待会去干什么?”

“没什么可玩的,”大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算了,我先回家。”

樱井皱起眉头,之前还一直带点紧张看他的大野,不过买个水的功夫就像换了个人。樱井心里本来都按住的火苗又开始往外窜。

“你不走?”大野停住,看樱井站在原地。

“我问你,”樱井的脸藏在逆光,“昨天怎么回事。”

既然大野阴晴不定,那他也不想再考虑他的心情。昨晚没睡好的不是只有大野一个人。

“……昨天什么……”

樱井看着大野浑不吝的样子慢慢消失在尾音中。他走近大野。

“昨天,泳池。”

樱井一顿,“你,顶着我了。”

话音落下,大野凝固在原地。樱井暗爽,他继续用眼光扫了眼大野的下面。

“恩……”大野半天才用鼻音答应一声,继而又挤出个艰难的笑容,“没有吧。”

“有。你当时还跑得特别快。”

“自己没感觉吗?”

“挺硬的。”

优等生流氓起来也真像回事。一瞬间大野想说那你还亲过我呢,但是……这不就像那天在土坑吵你先动我沙子是你先动的小破孩一样幼稚。

他不管了,承认不过头点地,“硬了。怎么着吧。”难不成他还想顶回来。

樱井笑了笑,又走近一步,近得他能看见樱井眼中的流光和水。

“不怎么着。”

“但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给我个解释。”

“不说话也不行。”

连环发问大野就是不开口。樱井又笑了,好像还轻轻叹了口气,“Satoshi你打算一直装傻吗?”

樱井伸出手握住他指尖。手心很湿。偏过头,大野的嘴唇一热。

他睁着眼睛,呆若木鸡。

樱井脸色微红,声音有点抖,“这是第二次。”

这次是在亮堂的白天,阳光如水,距离上次的吻只有三个月。

他们都清楚又清醒。

樱井站在大野面前,青涩又骄傲的神情让大野想到很久以前他姐爱看的漫画,好看的少年从书中走出来,对他说,“你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评论(20)
热度(83)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