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a

1、

樱井下了班,把领带放进公文包急匆匆走进地铁。现在不过十一月,东京已有些冷,他在人群中挤出了一身汗。

下了地铁沿街走一刻钟,路过花店,杂货店、面包店,他走进去买了燕麦面包和牛奶,推开玻璃门转身拐进狭窄的小巷。

小巷一边是灰白墙,因为老旧在墙根生了青苔,望过去像根墨绿的线时隐时现,换作以前他压根不会注意到此类细节,他习惯昂首前进。但有人曾指给他看,甚至还挖了一些带回去做微型盆景。

樱井从此路过都忍不住瞄一眼。

穿过小巷就是樱井住的地方,传统的住宅区,房屋虽旧却干净,每家门前都种花和植物,一座紧连一座被绿意一隔倒有日常之趣。樱井半年前搬进这里,两层的一户建,一百多平,带个车库。

在他之前已有人租了这所房子,虽然距上班的地方稍远,但和人分担房租也不错,空间比以前宽敞,何况合租人还是他的朋友。他的同学。他的青梅竹马。

这些词似乎都不能准确定义他的合租人。

其实不过是个普通的家伙,有个普普通通的名字。樱井叫他,大野。

大野智。


2、

樱井翔第一次看见大野智是在公园。两家的母亲是旧相识,多年重逢的惊喜让两位年轻母亲聊了一下午。

当时樱井才六岁,他看着眼前呆呆的比他高不了多少的圆脸小孩,按着大人的吩咐叫了声,小哥哥。

于是大野把手中的橙子分给他一半,然后拉着他的手去泥土挖虫子。

夕阳西下时,和大野分别。

樱井拽着母亲的衣角,回头看过一眼。记忆中那个小孩和大人拖着一长一短的影子,橘红色的落日悬挂在他们前方,让小小的樱井有了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像小哥哥满是泥土的手把他的白色外套弄脏了,他却很高兴。


3、

樱井打开房门,屋子黑漆漆的。

玄关的灯亮起,一只土黄色的猫静静走过来,抬起头对樱井喵了一声。

樱井挠了下它的颈子,边走边说,“阿黄你在等我吗,饿了吗,吃饭了吗。”

猫跟在他后面,一路喵个不停。

樱井走到客厅放猫碗的角落,碗中还剩了一点猫粮,确认大野出门前已给它喂食,樱井坐上沙发,又摸了阿黄的头,打开电视。

阿黄不叫了,用头蹭樱井的小腿绕来绕去。

他只好把它抱起来,平视阿黄如琥珀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也不知道你大哥去哪了,阿黄你闹我也没用。”

阿黄是大野养的猫,在他搬进来之前就和大野住在一起。

刚开始他和阿黄的关系并不好。

樱井并不是很喜欢动物的人,阿黄呢,又是只很有主人意识的猫。

樱井刚住进来,被阿黄咬烂过一只拖鞋,门口撒过尿,樱井和大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阿黄就会跳到他们中间,并对樱井竖毛。

樱井当然不屑于和只猫争地盘,但他也不会低头。

大野于是一遍又一遍给阿黄顺毛,还指着樱井说,“阿黄,他也是你的哥哥哦。”

“以后他就是你二哥。我是大哥。阿黄你有两个哥哥了,好不好。”

一人一猫坐在沙发上,大野的手指滑过猫的背,还举起猫想交到他手中,阿黄气得直喵,大野却说,“你看,他在叫你。”

樱井连退了两步,皮笑肉不笑地拒绝,转身上楼。

他想大野把他也当成猫来逗了。

他有那么傻吗。

不过从那以后,他和阿黄的关系日益改善。至少大野对阿黄说,“去你二哥那里吃肉。”

阿黄就会跳上他膝盖等着樱井喂它。

在这样的夜晚,大野不在,它也会因为寂寞窝在樱井旁边。

樱井以前没想过养宠物,以后的规划也没有。但现在他正和一只猫守在客厅看电视。

有点动静一人一猫就齐齐扭头看向房门。

好笑却又真实。就像他对二宫说,“我和别人合租了,那人你也见过,大野智。”

二宫都以为樱井在说冷笑话。

可惜这不是笑话,从以前开始,在樱井计划之外的事几乎都和大野有关。

他想,大概这个词更适合形容他的合租人。

例外。

大野智,就是他人生中的例外。


===

很随意的故事,想在大野生贺前写完\\\汗

评论(28)
热度(147)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