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b

4、

樱井早上起来扫了眼床尾,阿黄不在。

那就是大野已经回家了,要不然阿黄会勉为其难跑来同他一起睡。

樱井昨晚比平时晚睡了半小时,盖上深蓝棉被家中仍只有他一人,樱井看了会天花板,合上眼睛。

阿黄留在客厅,他给猫,和还未归来的大野留了一盏灯。

吃早饭时看到了大野,头发蓬松且乱地走进厨房,喝完水,给樱井打了声招呼。

穿着深蓝睡衣,偏大,袖子和裤腿都挽了两层,看起来依旧空荡荡的。大野给阿黄弄完猫粮,正想拿片面包。

樱井抓住他的手腕,又很快松开,“都给你说摸了猫,要先洗手才吃东西。”

指尖留下温热的触感。大野挺没精神看了眼樱井,呆了几秒才点头,走向厨房。

那样子一看就是昨夜喝多了酒。脸肿,反应迟钝像个穿大一号衣服的机器人,樱井想说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最后还是默默地喝光咖啡。

樱井知道等他走后,大野就会再去睡觉。他是有次半途回家拿东西发现这个秘密的。作为一个在家工作时间自由的盆景师,睡得再晚,大野一般都会在樱井吃早餐的时间出现。樱井始终没问过原因,但这种小事让他感觉愉快。

理由其实并不重要。

他把果酱递到大野面前,“又喝多了?”

大野点头,含糊地说,“恩,头痛。”

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起面包沿着边缘慢慢地咬,直到樱井准备出门,大野都保持这副模样。

樱井忍住笑意,一边穿鞋一边问他,“后天的事你还记得吧。”

大野的眼神一直跟着樱井,几秒才反应过来,“西芳寺?”

“对。你不是一直想去看那里的青苔和园林吗。”

大野笑起来,说到本职工作终于有了大人模样,“我没忘,时间早空出来了。”


5、

樱井中午吃完午饭,饱足感让他略微犯困。他又看了眼文档,上面记录着后天的采访提纲,樱井起身走到露天的平台。

今日放晴,初冬的天蓝得像块干燥不见褶皱的布,没有云,也没有鸟,对面大厦的玻璃反射出如水的阳光。

让樱井升起一种空旷感。

这和家中的阳台完全不一样,大野房间连着的平台,放着他几乎全部的盆景作品。

大小不一,各种形态。樱井虽不懂,但他觉得美。

植物、山石、白砂、土,仿若自成一个世界。

作为新闻杂志建筑板块的专职编辑,樱井觉得盆景和建筑也有相通之处,一个是巨大精确的艺术,一个是微型流动的自然。

大野说,其实都是平衡的美。

这可能是大野对他说过最正经的一句话。大多时候,大野就穿着那件大一号的睡衣,拎把精巧的小剪子小花铲,蹲在他的盆景旁边想半天才小心修建一点。

樱井若是闲在家,就和阿黄一起观看。

阿黄很聪明,家中哪儿它都横行,但它很少踏足秘密花园一般的平台。偶尔有只鸟飞落,阿黄也只是隔着玻璃门拍两下爪子。

就连樱井,也很少在这种时候打扰大野。

收起了所有慵懒的大野,异常专注,手下创造出一个个微型的世界。

缩龙成寸,季节入盆。

樱井光是看着就觉得周遭的时间都慢了下来,不过植入一处青苔添两颗白砂就是一下午,仿若陷入徐徐流动的沙,无法抽身。

这样沉默严肃的大野,也让他感到陌生。

樱井有时很想知道他眼里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才能亲手创造出如此景色。

或者,大野眼中的他,又是什么模样呢。

是小时候的玩伴,形影不离的初中同学,疏离的邻校高中生……还是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合租人。

但比起其他合租者他们多少更亲近些。比如,大野经常穿的这件大一号的睡衣,是樱井的。


6、

刚搬进来,两个大男人的东西经常混在一起。洗好衣服,把他的衣服放到自己的衣柜常有的事。

大野和樱井恰好都有件蓝得发黑的睡衣。

等樱井晚上睡觉换衣服发现穿不上,第一反应洗缩水了,后来细看花纹不对才反应过来这是大野的睡衣。

他敲响大野的门,大野睡眼惺忪开了门,又回身坐到床边一脸无辜看他,被吵醒的阿黄趴在床尾,看样子很想挠一下吵人清梦的肇事者。

樱井拿着睡衣,再看看大野。

笑了。

大野穿着他的睡衣,手脚都长,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他还理所当然没半点不妥的样子。

“现在要还你吗。”

樱井默然,摇摇头,“算了,你不嫌旧就穿着吧。”

大野扯扯袖子说,“翔君的睡衣好舒服啊。”

回到房间,那个晚上是樱井搬过来第二次失眠。

第一次是刚搬过来的晚上。

想到大野穿着他的睡衣,樱井就不怎么睡得着。想工作上的事也不行,总会闪过刚看到的片段,过大的衣领露出润白皮肤。

大野的身形远比他以为的要单薄。

以前一起游泳看大野光着膀子都没什么奇怪的感觉,结果只是一点露出的领口都让他身上发热。

穿着自己最贴近的衣服。

好像代替他,拥抱了大野一样。


评论(28)
热度(117)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