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c

7、

去西芳寺的路上樱井因为加班睡得晚在补觉,大野在他身边看窗外风景。

树林的远端是延绵无际的阴天。

樱井的眼下轻微发青,领带和西装都一丝不苟,睡着后放松的样子让大野回忆起小时候的他。

虽然已长成了英俊的青年,轮廓和小时候几乎没变。笑起来经常皱鼻子,待人温柔有礼,还有那双让人难以忘却的眼睛。

大野还记得他犹豫考不考大学时见过一次樱井。

虽然他们当时已经疏远了。

樱井背挺得笔直审视他,大野几乎要缩到阴影中。

“为什么?”

“就是不太喜欢读书。”

“那是对将来有新的打算吗?”

大野茫然地摇头。

樱井叹了口气,本想问家中大人怎么说,犹豫片刻开口。

“你来是想问我的建议?”

大野抬头看向樱井背后的树,灯火掩映其中。那是樱井的家,二楼是他的房间,窗前有张咖啡色书桌伴樱井苦读数年,他以前曾一次又一次看过那个侧面。

眼睛如墨,专注得像头漂亮的小豹子。

大野说,“如果是翔君,会怎么选择呢。”

“我吗……”樱井踢走脚下的小石头,“之前,上个月的事了,和家人因为报考的专业起了争执。父亲希望我学医,我想读经济,争执得厉害,你知道我爸的性格。后来他说,只要我能对自己的将来负责,他就尊重我的选择。其实我挺忐忑的,一方面是父辈的经验,一方面是现在的想法。万一我是一时兴起呢,万一我以后后悔呢。但是智君……”

“我现在觉得,人都会纠结的,这并没有错。不知道何去何从,好像前方茫茫看不到自我。害怕、软弱这些都没关系,重要的只有坚持下去,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樱井目光灼灼看着他,“现在不知道的正确答案,走下去,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8、

后来大野去琦玉的盆景世家做学徒,新鲜感和冲劲一过,就到了瓶颈期。

植物枯死,掌握不好技法,修建不成形,没有灵感被师傅斥责没用,每一天都像沾在指间的黑色泥土,只是污迹,没有光彩。

很多次修剪树枝划破手心,大野就一个人蹲在地上,看血慢慢浸出来,伤口从湿润到干涸。仿佛疼痛,才能让他感到自身的存在。

而眼前什么变化都没有,仍只有一个不成形的盆景,光秃和空荡。

几乎有一年的时间,大野每天都在怀疑当初的选择到底是为什么呢。就算知道这样的自己太过软弱,但是。

迷茫却是真实存在的。

以及不知道能对谁提起的寂寞。

可现在想来那段日子恍若隔世。四年过后的他,获得了盆景作家的证书,有了参展全国大会的资格,还给几个家庭做园艺培训。

那时候,心里不分日夜刮着无休止的大风,他却始终能听到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那个人说过的。

一定会在前方的正确答案。

因为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所以要坚持下去。

到了京都,樱井刚好醒了过来。睡足觉后神清气爽,转头看到大野正看着自己。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他轻快地开了个玩笑。

大野摇摇头,“还是第一次和翔君来京都呢。”

“我做完专访应该还有时间,到时候还可以逛逛。”

大野说好。

窗外阳光已经钻出云层,投在他们面前掩去了冬日郁气。刚才看着樱井的笑容,光亮干净,就像当年松竹般挺拔的少年。

有个瞬间大野突然想问樱井是否已找到那个答案。或者他早已忘了当时说过的话,超乎年龄成熟得像书中抄来的句子。

大野穿上黑色外套,率先起身走向外面。

这是他和樱井再次相遇,五年以来的第一次旅行。

门外人潮喧嚣,时光已悄然远去。


===

今天这章,可能和故事关系不大。一些自己的心情吧。


评论(16)
热度(94)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