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d

9、

和樱井坐上出租,他们直接去往西芳寺。一路上大野看着街旁老店的店招,一晃而过的木头招牌各种字体,圆润或洒脱。他饶有兴趣观看,微微偏过头就看到身旁人的手指放在深色西裤有节奏地敲打,大野忍不住又用余光多看几眼。

比起他懒懒靠在椅背,樱井只微微后靠,端正得很。敲打的手指也是自信从容,明明以前参加钢琴比赛,上场前还紧张地直抓裤缝,他握上去就是一手冷汗。

大野想着就想发笑,不知怎么被樱井察觉,询问似的看过来。

大野只轻轻摇了摇头,又看向窗外。

下车后樱井付完车钱,边拨电话边向大野说,“我同事昨天就到了。采访估计要两个小时,你先自己逛,等我结束就联系你。”

刚说完,电话就通了,樱井说,“松本,我到了。”

在西芳寺门口的枫树下,大野见到了松本。

樱井向他介绍,“松本润,业内最好的摄影记者之一。”

松本润不置可否,伸出手对大野笑起来,“你好,初次见面。”

眼前的人驼色大衣黑色靴子,相机挂在身侧,握住的手心干燥温暖。

寒暄完,樱井问松本,“堂本老师到了吗。”

松本抬起手腕看表,“马上。”

“好,那我们先过去了。”樱井对大野示意,就和松本走向布置好的茶室。

两个人都身形挺拔,并肩走进青苔深处,松本说了什么,樱井笑出声,拔高的声音在这幽静苔林显得明亮。

大野驻足看了片刻,转身走进另一条小径,那里依旧有参天大树和延绵青色。樱井走进茶室前的最后一刻,他停顿半步,回过头来,只看见风过树梢,树下空无一人。


10、

西芳寺以青苔闻名。大野以前做学徒时来过几次,出师后倒第一次来。

比起盆景中最讲究的松,青苔算是最不起眼的点缀,好养,常见。大野做山水盆景,尤爱用它。

微小一簇,却有不可小觑的生命力。就像现在,延绵起伏的青苔像山丘,地面,石缝间,树根,到处都是这青色,古老的寺庙都以它闻名。

师傅常说,盆景是参自然的禅,映了作者的心。太深奥大野都难以理解。只是,这脚下的青色,总让大野想起内心那些不为人知的念头。

微小幽暗却又无处不在,砍不掉烧不尽,甚至让他透不过气。

让他很难像刚认识的松本那样明亮笑起来。

站在树下的松本,眉眼鲜明得像浮于景致之上,就像二宫形容的,“是个让你第一眼就能看到的人。”

樱井上大学后,大野基本和他断了联系,和二宫倒时不时通电话,几乎每次提到樱井就会带个松本的名字。

“他认识了一个学弟,好像很合得来。”

“他和那个学弟办了个杂志社,忙得很,我都见不到几次。”

“他给我们带了特产回来,袋鼠的T恤,和松本,就那个学弟一起去的澳大利亚玩。”

“樱井和松本都喝醉了。”

“松本这人,没想到其实挺温柔的。”

“樱井毕业了。”

“松本也去了樱井所在的公司。”

其实大野并没有刻意问起樱井,但二宫总会随意带出几句,也不管他感不感兴趣,大野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听过太多次松本润的名字,今天终于见到了本人。

比想象的中还来得一眼难忘。这样静和暗的庭院,与松本竟是格格不入的。

像用玉石刻出来的人,成为樱井的至交好友,不足为奇。


11、

大野细细逛完寺庙,用手机拍了若干图片,再回到之前的地方,松本独自站在外面,正拿着相机仰头拍树。

不等大野迟疑,松本就远远举手同他打招呼。

大野只好沿着石子小径走过去,“你们结束了吗。”

“还没,我先出来了。拍完了没事做,在里面翔桑又会说我影响他访问。”

大野注意到他对樱井用的敬称,语气却很亲昵。

“哦,是吗。”

“恩。这次的专题是特刊,所以特地让翔桑亲自来。又是京都建筑界有名的堂本老师,机会难得,时间就长了点。我们只好再多等等了。”松本笑着解释。

大野有些惊诧松本的率直,忙说,“没关系。我本来也是专门来看园林。”

松本点头,“听翔桑说大野桑是创作盆景的,对盆景我可真是一点都不懂。”

大野说,“其实没什么,就是养花养植物,自己喜欢就可以了。”

“恩,这也是。都没有唯一标准,喜欢就好。拍照也是这样。”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初见的局促就淡了。

又拉扯着聊了小半小时,大野就见樱井和一位白发先生走出来。松本看表,又对大野说,“你看,他说两个小时就真的两小时分毫不差。能跟这位惜言的大师聊这么久,不愧是翔桑。”

说完,松本就快步迎上去。

大野站在原地点了点头。确实不愧是翔桑,从樱井还是个小豆丁开始,他就已经这么觉得了。


送走堂本老师,他们驱车去松本介绍的有名烤肉店。吃饭时大野看见樱井眼睛很亮,谈性也高,颇有完成一项大事的满足感,和松本说得开心,却也不忘时时带上他。

“本来结束后,想带你认识堂本老师,但他有事急着先走,下次吧。”

其实认不认识大野丝毫不在意,但他知道这是樱井的温柔。像看出了他内心所想,樱井说,“堂本老师研究传统建筑多年,据说对园林也很有造诣。”

大野淡淡点头,“好,那我就先谢谢樱井桑了。”

听到不常用的称呼,樱井多看了大野一眼。大野面上无异,松本正好递上刚烤好的肉,分给他们。

一派和煦之间,大野吃得差不多,放下筷子喝酒就听见松本说,“再来盘扇贝吧。”

松本看着樱井,“这家店最有名的就是烤扇贝。”

樱井说好,大野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

吃完已是深夜,到酒店时,果然如松本所说,他订的时候只剩两个房间。大野心下正犹豫,樱井拿过房卡递给他,“这也好,我们正好研究下今天采访的内容,润就和我将就一晚上。”

又温和地对大野说,“你也不用担心睡不好。”

走进房间,大野看着窗外站了会儿,默默笑了。

松本知道樱井最爱贝类,樱井知道他想一人独睡,大家都很善解人意礼貌温柔,只有他,觉得这份温柔有点无趣罢了。



===

时隔有点久= =

前情提要:樱井和大野下了新干线,踏上了京都的土地,走在去西芳寺的路上><


评论(28)
热度(86)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