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e

12、

樱井洗完澡,刚从行李包拿出睡衣换好,松本正好拿着一袋啤酒回房。

他脱下大衣和围巾,略惊讶打量樱井。刚吹干的头发松软蓬松,完全不像白日那般一丝不苟,下巴已冒出青色胡茬,脸色白净又带着疲惫,此刻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的人就像卸下了装甲显出一丝稚气。

“怎么一直看我。”樱井走上前拿起桌上的啤酒,裹在睡衣中的肩膀在墙壁映出陡峭的弧度。

松本突然觉得比起西装,这个人一定更适合和服,尤其是现在,他们在京都。

“感觉有些怀念,”松本笑了起来,忽略心中刚才滑过的念头,转瞬即过让他来不及抓住。

“好像回到大学那会儿,和翔君出去旅行,那时你也穿这种颜色的睡衣。”

松本这才发现他就几句话的功夫,樱井已拿起第二听啤酒。

“哈,你怎么喝这么快,不说还要讨论下今天的工作。”

“说着玩儿的你也信,累一天了都。”

眼前的樱井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却一口接一口喝酒。跟刚才吃饭精神奕奕的样子判若两人。

“那你先自己喝着。”

松本去洗澡,洗到一半听到樱井交待他出去一会儿。待他出来,房间已不见樱井。

桌上摆着三个孤零零的酒瓶。

松本开了壁灯,翻看一会儿手机,突然想起刚才心中一涌而过的念头是什么。

今晚的樱井,穿着最日常的衣服,靠在床上很安静,看上去还有些单薄。一切都很真实,这让松本头一回清楚意识到眼前的人只比他年长一岁。

不是那个穿上西装无懈可击的头号编辑,不是大家出去玩定夺一切的中心,也不是多年来他尊敬的学长。樱井翔,也只是一个会疲累的普通人。

灯下喝酒的影子,甚至让松本觉得落寞。

和一点孤独。

松本自嘲地摇了摇头,再次把心中异样的感受扔到脑后。


13、

樱井拎着两罐啤酒敲响隔壁的门,一下一下,不轻不重。然后盯着房间号看,门牌闪着微冷的金属光泽。

他又敲了两下,大野举着手机开了门。

他向樱井示意,又回到阳台上。

大野的房间与他的布局一模一样,樱井坐在空着的床上,除了大野脱掉的黑色夹克,房间一点多余的行李都没有。

是的,两天一夜的旅行,也只有樱井会带上自己的睡衣、毛巾、书、药品。

他并非精细之人,唯独一些细节显得很周全,并且固执。不知在哪本杂志看过,习惯带上自己的东西出游并计划好一切的人,某种程度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樱井并不认同。

收拾行李时他甚至想过帮大野拿上睡衣,但他没有。理智告诉他,他不需要这样。

他喜欢照顾别人,也喜欢把自己保护得很好。

但前提是,那个人需要并想被他照顾。而大野智,不属于被他照顾的对象之一,或许曾经是,但现在,早已不是。

大野在阳台上的声音断续飘到他耳中。

“好,再等半个月就可以。”

“下次吧……,我现在不在东京。”

“不是,和我的室友。”

大野挂掉电话,樱井递给他啤酒,“请你喝的。”

大野的右耳有些发红,大概是贴着手机的缘故,看来这通电话说了挺长时间。

“你们处理完工作的事情了?”

“恩,刚谈完。”樱井捏着啤酒,有一搭没一搭喝着。

樱井的眼睛掠过挂在墙上的时钟,几近午夜,他忍了忍,最后还是轻描淡写提了一句,

“这么晚了,谁的电话?”

大野坐在他对面,鼻尖映着温润灯光,“一直和我合作的生意伙伴,问我新盆景做好没。”

樱井想他应该再打趣一下大野,比如这么晚了聊生意还是意在其他,他见过她——很利落的盆景经销商,也是成熟大方的女性。但樱井此刻提不起一点精神。

大野,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樱井什么都没说,整个人躺上床,拿着酒罐发呆。不过三听酒,他却觉得自己有了醉意。

大野问,“要看电视吗。”

樱井垂着眼睛看自己脚背,“不要。”

大野忽然就笑了。然后他听到大野很愉快的声音,“上一次在翔君家住,好像是我们高中的时候。”

虽然这里是远离东京的旅社,不是烙在他记忆樱井小时候的房间,不是他们互道晚安就各自关上房门合租的家。但这个瞬间,樱井头发软塌塌的,面无表情赖在床上,有点赌气似的,一点大人样都没有。

就跟他记忆中从未褪色的少年一模一样。

小聪明的樱井,不坦率的樱井,生闷气的樱井,不器用的樱井,依赖他的樱井……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全都让他回想起来。

樱井闷闷地开口,”我有点想阿黄。”

连声音都带着孩子气,大野开始怀疑他是否喝醉。可这只是啤酒而已。

大野低头看酒,他回家一定记得买一打同牌子的啤酒放冰箱。

“你不是不怎么喜欢它,从不让他上你床。”

“胡说,”樱井很快否认,“我想它。它肯定也想我了。”

“是想我们。”大野认真纠正。

樱井抬起眼睛看过来,“明天我们吃过午饭就回家吧。”

大野看着樱井眼下的阴影,黑色的瞳仁湿润又平静。

“好,我们早点回家。”


14、

大野没有告诉樱井,其实那个电话只打了几分钟,真正让他耳朵发红的是上一通与二宫打的长长的电话。

二宫在电话里说他傻。

从他借着酒劲问失恋的樱井要不要和他一起住,樱井竟然答应的时候,二宫就开始说他傻。

大野想,他们又不是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

酒店的走廊封闭又温暖,长长的,樱井一个人安静地走。

他没有像小时候常做的,赖在大野房间。大野也不会留他,他们现在都变成了不怎么说多余话的人,不像以前可以聊上一宿一夜,眨眼时间就迎来天亮。

就算樱井想留下,和大野在小小的房间,喝酒,聊天,度过整晚,但他最后也只是说声晚安,静静关上房门。像在他们合租的家中度过的无数夜晚一样。

不说多余的话,不做多余的事。

大野智和樱井翔,终究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评论(29)
热度(92)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