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f

15、

第二天下午,他们就回到东京。松本对大野说有机会再聚,同樱井聊了几句就和他们道别,走向另一个出口,烫卷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栗色光芒。

樱井走了几步才发现大野还发怔发愣望着松本离去的方向,衣领裹在黑毛衣中,露出皱皱的半截,头发也被风吹得乱糟糟。

樱井顺手把衣领翻出来,又用力压了压,手背碰触到大野耳根处的皮肤,像羽毛刮过带来微弱的瘙痒感。

“恩?”

大野伸手摸了脖颈,才反应过来。樱井站在他身后,脸上平平静静的,“还看什么呢,走吧。”

“总觉得松本好像认识我,但我们之前并没见过面。”

知道他的职业,知道他是樱井的室友,还知道他和二宫相叶都认识。在车上坐在对面,松本说终于认识大野桑了,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诚恳十足的一句话,脸上却是让大野看不明白探究的神情。

大野没有接话,只微笑着慢慢扯下橘瓣上的白色橘络。要他怎么回应,说其实我也早听过你。

“他和二宫也挺熟的,相叶来找我们玩,可能聊天时提过大野桑,毕竟……”

樱井和他走到路口,樱井望着对面的红灯向大野解释,“那几年你也不怎么和我联系,有时见到二宫,我就会问他你的近况。”

那几年,几乎每次聚会都会提到这个名字。无论他们在谈论什么,无论聊天的氛围是无聊还是热烈,大野智这三个字就像不知何时埋伏好的路障,突兀地跳出来,又没有后续地凭空消失。一次又一次地,松本好奇就问樱井大野是谁。

樱井和大野穿过人流,在明亮却没有热度的阳光中等到电车,看着电车玻璃的白色雾气,樱井想他那时怎样回答的松本呢。

“小时候的朋友。”

“和二宫相叶也认识?”

“我和二宫相叶是高中同学,他在邻校。找我玩的时候就熟悉了。”

“很有趣的人?”

“并不是,很普通。”

松本顿了顿,问他,“翔桑为什么不跟他联系呢。”

宁愿每次都状似随意地问二宫而不直接联系本人。

“……为什么,我也不清楚,”樱井勾起嘴角,“可能因为他也不想再和我联系吧。”

这话之后松本就再没问过樱井,后来去二宫家玩却偶然看到了大野的照片。

四个少年并肩站在操场的铁网外,黄昏的云层落在他们上空。松本认得穿棒球衣的二宫和也、黄头发的相叶雅纪、青黑笔挺校服的樱井翔,站在他们旁边笑着的人,大概就是他们口中的,大野智。

松本弯下腰细看。

这个人脸上的温和劲简直要透过照片渗出来,被樱井搭肩笑得如此开心,怎么就变成了翔桑不能再联系的人。

电车越发拥挤,樱井和大野被挤在角落,樱井有意无意让大野站在里面,凭着身高优势圈住他隔开身后人群。这些小事于樱井再自然不过,顺手帮他翻出衣领,答应他合租因为大野说房租他负担不起,甚至想要带他认识更多对他事业有帮助的人,但却不会再追问大野,那段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过去。

为什么呢。

樱井看着大野头顶的发旋儿,自己的手指撑在玻璃上因为用力而发白。他可以在众人面前以朋友立场光明正大地照顾大野,但当他们重逢,那时樱井就已经明白。

朋友什么的,他们真的做不成。


16、

回到家已快黄昏,他们先去超市买了便当,穿过巷子远远看到落日余晖照在他们灰白色的房子,像铺了一层缓缓流动的金沙。

大野找了半天钥匙,衣服裤子都翻了一遍,最后才把钥匙从随身的小包翻出来。打开门就看见阿黄在门口蹲着,尾巴卷在身下,而一块三角形的夕阳,正折射在客厅的窗前。

黄昏的光,自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安静明亮。

樱井心中无来由感到一阵柔软,他把手中东西放在玄关,头一回刚到家就蹲下抱起阿黄,像大野常做的那样,尽管阿黄不太适应一直微弱反抗喵喵地叫。

樱井置若罔闻,天真地揉阿黄头顶,“我知道,你也想我了。”

大野在背后看着阿黄拼命从樱井肩头探出头看他,用口型对阿黄说,“听话。”

对你二哥突如其来的孩子气,阿黄你要多体谅。

吃完饭两人又坐在沙发闲聊了一会儿,大野看钓鱼节目,樱井打开电脑回复邮件。

弄得差不多,樱井觉得眼睛发涩就去厨房倒水喝,转过身就看见电视正放着一群色彩斑斓的小鱼儿,大野和阿黄一人一猫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一动不动看得入迷。

让他不知道到底是该说大野像猫,还是阿黄像人。对鱼类谜一般的爱意简直要从他们的背影流淌出来。

樱井忍住发笑,掏出手机调到静音,不动声色地拍下这幕,晚上睡觉时又拿出来笑了半天。

屏幕中大野的背影显得额外小巧,刚剪的头发有点短,露出干净的脖颈,看久了就像某种玩具,软绵绵的手感很好。

樱井不自由主伸出手指,在大野的后颈处滑轻轻滑过,又动手戳了几下大野的头。

要是大野也变成阿黄大小的话……躺在自己的床上盯着手机,樱井忍不住涌起奇怪的念头。

要是能变成小小的让他抱一下就好了。他一定会很小心地抱住。

或者最后还会忍不住,再亲一下。


17、

转眼就是隆冬,阿黄白天睡得越发长,冬眠的节奏就像他和大野平淡无奇的每一天,在微明的天色中吃完早饭,晚上再坐在被炉中吃锅子,温暖得人的知觉都开始迟缓。樱井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都几近消失,世界仿佛缩成了一间小小的屋子,隔开寒冷和风雪,一夜长过一夜地和大野,和阿黄日夜陪伴。

直到那天回家,路边停着一辆车,樱井打开门看见一位不速之客。

之前深夜给大野打电话的生意伙伴,穿着红色裙子坐在沙发,堆着礼貌的微笑对他说,“打扰了,我是户田,樱井桑还记得我吧。”

樱井和她并非第一次见面,有次大野和她谈完工作,恰好樱井在附近办事就顺便接大野回家。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也无非干练的职业女性,穿着米色套装很得体。

今天却出现在他家中,裙子鲜艳的颜色在他们并不算大的客厅额外显眼。

樱井笑得比平时还温和,礼仪端正地说,“你好,好久不见。”

放下公文包,又给客人端来热茶,樱井随意地开口,“大野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坐着。”

户田抿了口茶,“他在平台上,盆景太多,我怕自己不小心碰坏就先下来等他。”

樱井点点头,看了下时间,陪着户田聊了几句,又给她打开电视就先行上楼,顺便还把阿黄一同抱走,免得阿黄一直虎视眈眈趴在电视机上盯着户田。

樱井没去找大野直接先回房间洗澡,换了衣服。

直到大野到房间找他,跟他说要陪户田出去一下,工作上的事。

樱井皱了下眉,又淡淡地说,“好。”

大野还站在他房间,欲言又止,磨蹭着摸了会阿黄的头才离开,身上灰格衬衣樱井还是第一次见大野穿。

樱井在房间看了小半本书,也不开灯,直到天色昏暗什么都看不清,他才放下书本,下楼翻出一包泡面随便填饱肚子。

那晚,直到他把那本书剩下的部分看完,阿黄窝在床边睡了两觉,他们都没等到大野回家。


=====

哦,不会有BG戏。




评论(36)
热度(80)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