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g

18、

第二天吃早饭大野倒如常出现,还颇有兴致给他和樱井煎了蛋和火腿。樱井翻了一页报纸,看大野盘中空空,还盯着他盘子发呆,樱井温和地开了口,“智君,是还想吃吗?”

大野满怀期待看向樱井,正想点头,就看见樱井不慌不忙地夹起火腿,每片咀嚼二十下,以完美的用餐礼仪吃光剩下了的食物,把报纸折到一边,擦干净嘴对他露齿一笑。

“记得下回多弄点。”

虽然是幼稚的举止,但多少让樱井因为一早就情绪高涨的大野变得不爽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他没问大野昨晚几点回来,又做了什么。关于彼此的私人空间,他和大野都互有默契地不越雷池不相干涉。

周末的时候天气很好,樱井和朋友约去打球,下午回来家中又是空无一人。樱井逗了会儿阿黄,楼上楼下逛了两圈,实在无聊又约了朋友一同吃晚饭。

回到家已是深夜,这一次,他看到家中亮起了灯。

进屋后客厅灯开着,却没有人。樱井放下包,穿鞋,走上二楼,看了看大野关着的房间。

每次樱井晚回家,大野都会给他留一盏灯。但是,今晚的樱井却因为这份温柔,觉出一点寂寞。他吸了吸被寒风吹痛的鼻子,轻轻关上自己的门。

临睡前樱井把被子拉到胸前,看着黑暗中仿佛有魑魅魍魉的房间说了声,“晚安。”

第二天樱井在家呆了一天,直到晚上大野才回家。看着大野脱下围巾,没看他一眼首先就抱起阿黄顺毛,脸冻得通红,嘴巴都干到裂皮。

这倒是件稀罕事,唇膏不离身的大野也有嘴巴干裂的一天。

“外面很冷吗。”

樱井问了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大野点点头,放下阿黄,揉了揉脸走到樱井旁边坐下,苦着脸说,“风太大了,刮得脸疼。”说完还舔嘴皮,泛白的嘴唇沾上水光,在光下显得湿,还有了一点血色。

樱井忍住伸手狠狠抹过嘴唇的冲动,把水递给他,清了清嗓子,“最近你在忙什么呢?”

大野这段时间都早出晚归,除了早饭时间基本见不着几面,人却少见的精神,脸上透着喜色。

樱井越发好奇,心中还有来不及捕捉的异样情绪。

大野刚说了句,“没什么……”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一点不大的声音听在樱井耳中却显得刺耳。

大野说,“啊,我刚到家,你呢?”边说边向樱井打手势,慢慢走上二楼。

樱井重新看起电视,里面的男主角正站在街道看着喜欢的人坐上出租,一脸温柔说着台词,“那就明天见,到家了记得给我电话哦。”

樱井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无意识地轻敲膝盖,大野最后的尾音和电视的声音混为一体,震得他脑袋发疼。

“那就麻烦户田了,我等你电话。”

心中异样的情绪又涌了上来,让他不得不放下平静的伪装,面沉如水一人孤坐。


19、

然而,几天后樱井又在自家客厅看到了户田。

她和大野坐在客厅中,看到樱井回来都收起话题,同他问好。樱井累了一天,也确实提不起精神勉强地点头寒暄,扫了眼阿黄,正躲在桌下瞪着沙发上一男一女,心中才稍觉安慰。

他不认为怒视外人即将炸毛的阿黄仅仅是自己的脑内。

樱井抱上阿黄,带点同病相怜的味道,回到自己的房间,本想在床上小躺会儿,没想到却沉沉睡了过去。

这几日,樱井只觉四肢困重,内心疲倦。直到被敲门声惊醒,他才从一个旧时的长长的梦中逃离,打开门一看,是大野,穿着灰蓝色毛衣,正张口对他说着什么。

“翔?”直到大野问他第二遍,”吃过饭没有?”

樱井这才真正清醒。

他刚做了个学生时代的梦。梦中一个纤细的少年站在操场,呆立着静静注视一个人的背影。在梦中,樱井知道这是他高中时的操场,他踢过很多次球,曾经躺在上面和朋友彻夜聊天。他也认识梦中的少年,虽然穿着其他学校的校服,圆鼓的脸他一眼就能认出来。是大野。但梦中大野的脸上,却带着他从没见过的悲伤神情。大野望着的那个人,穿着和樱井一样的高中校服,樱井正想走近看是谁,就被大野惊醒了。

眼前站着等他回答的男人,和当年的少年其实没多大变化。依然是圆润的温和的沉默的。然而,他真的曾经那样悲伤过么,让樱井在梦中都感受到了仿佛冰水裹住心脏让人窒息的难过。

他从不知道,也无从问起。

这只是一个梦。

樱井说,“还没,你们聊完了吗。”

大野静静笑着,“一起吃饭吧,户田走了。”

坐在桌上,其实不过一个多星期,樱井却感觉久违地和大野吃了晚饭。

他也没再问起户田出现的原因,樱井依然忘不了梦中少年的神情,以至于眼前坐在对面,平静的大野看上去都不太真实。

被樱井时不时盯上一眼,大野忍不住问,“怎么了?”

樱井移开眼睛,重新看着电脑,“没什么。”隔了会儿又说,“你还记得我读的高中吗。”

“恩?当然。”大野看着电视回答。

“也是,你当时经常来玩。还认识了二宫和相叶。”

“说起来好久没见过二宫他们了。”

大野并没有顺着话题继续回忆过去,樱井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很多次了,大野都不太愿意和他谈起过去的话题。

相叶曾和樱井说过多次要到家里来玩,二宫少见的不怎么附和。不过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推却了。

想到这里,之前忘记的不舒服又涌了上来。难道只有他有不让其他人随便到家里来的意识。他甚至连朋友都不愿意。

这个房子,对樱井来说,不仅仅是暂居之地。

“你说,我们租的房子要是买下来该有多少钱。”樱井随便浏览网页起了新话题。

“几百万吧,估计要等我工作到老才买得起。”

“是啊。”樱井直起腰懒懒地靠上沙发,大野正抱着阿黄目不转睛看着电视。

“不过,要是两个人买的话可能会快一点。”

大野转过头,看向樱井。

“翔,是想买房子了?”

樱井淡淡地笑了,“不是。我是说假如。”

“假如这个房子是我们的,是不是有什么客人出现,你至少会先问过我的意见。”

 

评论(32)
热度(88)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