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h

20、

樱井说完这句话,就避开了大野的眼神,随意地靠在沙发。

头发略长遮挡住了眼睛,大野却看得明白,那双眼睛一点笑意都没有。僵硬上扬的嘴角,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这样的樱井突然让大野觉得心中像被一张纸的边缘刮过,拉出个细小的伤口。

大野开了口,问樱井,“户田的出现让你觉得困扰吗?”与此同时,一个身影就那么突兀地从记忆深处冒出来。

隔在他和樱井面前,只有大野一个人看得见。

那个身影坐在了樱井的旁边。

此刻,穿着家居服的樱井抬起眼睛,又变成温和的神情,“我是担心自己打扰到你们,总觉得有点尴尬。”

那个身影仿佛摇了摇头,见大野没有回应,樱井迟疑了一会儿,“户田桑,好像对你有意思?我每次见她穿的衣服都不一样。”

大野手中一松,阿黄从他的膝头溜了下去。

“原来翔君是在意这个。”

“也不是在意……”樱井偏过头,慢慢呼出一口气,“那么你呢……喜欢她吗?”

他看见大野静静望着自己,眼睛在灯光下闪着奇怪的光彩,就好像正透过他看向身后的地方。

“我只是看你们这段时间联系很多,她又到家里来,还是我们家……”樱井顿住,头一回觉得我们家三个字的用法可能不太合适。

“她是这所房子出现的第一个人,连二宫他们都没有来过,我就在想……”

“想什么?”大野不太耐烦打断他,这让樱井突然涌起一阵烦躁,不加掩饰地提高声音。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就得搬出去给她挪地方!”

大野瞬间笑了起来,然后一改以往含糊吞字的说话习惯,一句接一句让樱井听得很清楚。

“我和她只是工作关系。”

“户田桑在帮我策划一个展览。因为盆景不易搬动,所以她才到家里来商讨。”

“我不喜欢她。”

“你也不用再说因为谁搬出去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会搬出去,那绝对不会因为我只会是你自己的原因。”

“还记得一开始我们说好的吗。”

大野语气缓了下来,好像一口气说太多让他疲倦。那句话同时在樱井的脑海浮现出来,是的,他记得。他们决定合租的第一天,大野就对他说过。

“翔君,去留都是你的自由。”


21、

樱井内心的火气像个被戳破的小气泡一样熄灭了。

他的头脑重回冷静,以一个合租的室友该有的样子对大野点头,微笑,迈过大野身边的时候还轻拍他的肩,道了一声晚安。

他想自己不应该管不住情绪。因为从一开始,那句话就明确地表示了大野的态度。

来去自由。互不干涉。

他们分担租金,而不是分担情感,乃至生活。

樱井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洗脸,刷牙,镜中的男人留着清爽的发型,白衬衫加灰蓝色毛衣,完全是东京随处可见的上班族的打扮。沉稳,不出挑。一点都看不到当年的影子。

当年的他,即将十七岁,喜欢X-Japanx喜欢破洞的牛仔裤,高兴或者生气都会在脸上坦率流露,皱起眉头来就让人不敢亲近。天不怕地不怕,任意妄为,以自己为中心。

也只有在当年,他才敢对着大野智吼,“我不喜欢那个人。”

“你不要再和她见面。”

而现在的他,脸上早不见一丝青涩或稚气,也不会再当着那个人说出同样的话。

即使,那依然是他。

是二十四岁的樱井翔,今晚面对大野智真正想说的话。


22、

大野一个人坐在客厅,直到阿黄冲他寂寞地喵喵叫才收回投向沙发的视线,座位空着,布面留下被坐过的褶皱。而那个身影,也随着樱井的离去而消失。

大野看着放在膝盖的手,手指间还有残留的泥土,他这段时间太过忙碌,一门心思扑在展览上,真的一点都没注意到樱井的反常情绪。直到今晚樱井拐着弯儿表达不满,大野才反应过来。想笑,心里又觉得酸涩,记忆中的影子趁机溜了出来。

那个如朝露如松竹干净透彻的樱井。

站在教室外的长廊,把饭团扔进垃圾箱,板着他的肩膀说烦死了的樱井,因为学妹的喜欢就对他发脾气的樱井,浑身是刺却又在他面前一点点软下来的樱井。

即使现在变成了有分寸知进退的大人,但眼神没什么改变,依旧又黑又暗,跳动着阴沉火焰让大野心里发紧,让他很想伸出手去。

像那时做的一样,抱住樱井对他说。

“跟别人都没关系,不要生气啦。”

“至少要等你上大学才不管你啊。”

“喂,开个玩笑。”

“我只在意你。”

即使现在想来,那时和樱井的故事,只是一个长长的玩笑,一场终会完结的恋爱游戏。

大野智静静坐着,阿黄蹲在旁边用琥珀色的眼睛看着他,仿佛已经看透他的心。

为什么,今晚并不愉快的谈话又让他觉得迷惑,仿佛回到了从前。

又陷在没有出口的路上。

一个人。

无法舍弃,无法转身。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大野智看完了短信。他在阿黄的注视下,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回复。

——谢谢户田桑。不,展览日期无需改变,我会抓紧时间,一切都会在展览前准备完毕。


这之后一切如常,樱井再没有在家中看到户田。

他问过大野展览的事,大野含糊地说日期还没确定,不过樱井已很少看到他在家中晃荡,确实比以往忙了许多。

快要新年时,相叶又给他打电话杂七杂八聊了半天,略哑的声音听起来干燥温暖。

“翔酱,什么时候邀请我们去玩啦。我都好久没看到小大了。”

“我妈又给你准备了一大瓶泡菜,你什么时候来拿。”

樱井笑了起来,被相叶一如既往的单纯明亮感染,“就这个新年假期吧,找一天大家聚聚。”

“在我们租的房子,地址呆会发给你。”

新的一年,他们是不是也该有个新的开始。


评论(32)
热度(72)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