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l

28、

正月假期的最后一天樱井又回了趟实家,刚和弟弟玩了会游戏就被小舞抱着手撒娇,实在没办法,只好跟她来到母亲跟前。

“妈妈不喜欢猫啦,拜托我也没有用啊。”

小舞一直很想在家中养猫,这回又拉他当说客。但母亲只看他一眼,我养你们兄妹三都够了还要养一只猫,接着放下茶,正眼打量樱井。眼前的大儿子穿着卡其色毛衣,正笑意吟吟对小舞无奈摊手,饱满额头和他父亲一个模样。已长成了立派的男人,但那个趴在桌前拼命喝牛奶想长高的小男孩,仿佛就在昨天。

小时候拿块糖果就能哄开心,把所有话讲给她听。现在的心思却掩在笑容下明暗难辨,樱井夫人清了清嗓子,“生日那天回家来吧。”

“中午回来,”樱井点头,“晚上我还是和大学同学再聚一次。”

每一年的生日几乎都是和家人、朋友分别度过,今年也不例外,只是多了一个人。但那个人已和他朝夕相对,如果不愿跟他去生日聚会,那他早点结束回家也可以。不曾想过那一天对大野有多特别,也没有期待他会准备多了不得的生日礼物。只要自己回家,听他说一声生日快乐,已是最好。

母亲试探问他,“你一个人?”

小舞也在旁边满怀期待。对不起,樱井笑着,“恩。今年还是一个人。”

他不会告诉小舞他住的地方其实有只猫,也只能让母亲再次失望。心中那些浮浮沉沉无法诉说的渴求,即将二十五岁,仍旧只能埋在心里。

天倒是一日比一日亮得早了些。这小半个月,大野几乎每天和他同时出门,早出晚归忙展览的事。每次问他进展如何,需不需要帮忙,大野都说不用很顺利。多余的话一点不透露,眼睛却亮得惊人。

樱井想这个展览一定对大野很重要,状态全开的大野智多难得,让他开会的时候还走了会儿神。如果想帮他联系业内的朋友做个宣传,大野一定又会笑着拒绝。他也只能看着大野一次又一次和户田,和所有他不认识的人通话,有时半夜才回家,在纸上画着他不懂的图案,这一切,他只能端着咖啡,在一旁旁观。

可是连阿黄在此时都可以跳上大野膝盖求抚摸,真是做人还不如一只猫。

会后樱井合起笔记本,对松本说好,明晚就在老地方。

明天就是一月二十五日。

晚上回家,竟然看见大野比他早回来,正蹲在地上揪阿黄的尾巴玩。

“吃饭了吗。”樱井放下公文包,松开领带,犹豫要不要开口邀请大野去明晚的聚会。

眼下气氛很轻松,男人满脸带笑,玩得开心好像忘了明天就是他的生日,回来和他招呼了一声就没看他。这么想着,樱井又有些恼。不知道为何回到这个地方,就像忘了那些熟捻于心的伪装和规矩,他又变成个毛头小子,没完没了的孩子气。

“呐,翔君。”

什么时候大野转过头来对他笑,“给你。”修长手指推来一张白色卡片。

难道是张生日贺卡,樱井皱眉拿起来,就算对礼物不抱期待,这会不会也太过打发他一点。连阿黄每次过节都会多得条小鱼干吃。

卡片上白底灰字写着,“樱落海”个人盆景展,作者,大野智。

诚邀樱井翔先生,期待您的光临。

时间: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

被当面打了一拳头,大概就是樱井此刻的心情。他不敢多加揣测,太过巧合,想问,开口就吃了个螺丝。

“怎,怎么这么快?”

大野云淡风轻回他,“就是,时间有点赶,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表情太过自然平静,让樱井难得的思维跳线,竟然拐到了腰间那枚小钉子一样的刺青。大野智,这一次两次的到底什么意思,还是,没意思。

“翔君明天能来吧。”说话的人一脸无辜,手指支着脑袋。

樱井只能重重点头,“肯定要来。这是你的展览,而且,”终究没掩住心中那点得意,“又是我的生日。”

“恩……”

“生日快乐啊,翔君。”大野指着墙上的时钟,把阿黄放到樱井肩膀,太过倾斜阿黄只能拼命抓牢衣服,挠得他发痒弄乱了发根樱井也没吭声。

离明天的来临,不到两个小时。樱井四散的理智一点点回归,他问大野智,“明天我下午才能来可以吗?”

“好。”

“上午要回家,和家人说好的。”

“我知道。”

“下午来,会晚吗?”

大野笑了,指着卡片,“上面写着开放一天,明天只是开幕式。邀请的多是朋友,你要是不能来……”

樱井打断他,“我吃过饭就来。”

还聊了些有的没的,但Satoshi的展览就在他生日这个事儿像块奶油蛋糕越发膨胀,甜得过分,甜得他发晕。他听见自己问了个不打紧的问题,“你明天穿什么呢。”

大野低头弹阿黄脑袋,“西装,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但户田小姐很坚持。”

“嗯,是要穿很正式。”樱井微笑,手指撑着下巴一脸正经。

“可是Satoshi不会打领带吧。”

和预想中一样迷茫的脸,樱井起身,按住大野肩膀,阻止了接下来谁会帮他的话。 

“我现在教你。”

大野心里打了个突,想拒绝,却看见樱井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只好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像个大号的礼物任他摆弄。

领带轻轻绕过脖子引来一阵发痒,想笑但是那个人近在面前,稍微动一下就被训斥,“不要乱动,认真看。”

低沉的声音和灼热鼻息细细密密罩住了自己,不知为何心里软得像装了块融化的黄油,又暖又烫,滋滋烧着让大野只能屏住呼吸费尽力气收敛所有心神。

樱井突然笑起来,抬起头,看进他的眼睛,“不要那么僵硬好不好,Satoshi,又没有在给你上刑。”

这个人拼命仰着头,咬着嘴唇,浑身上下都在紧张,好像下一步领带被他一拉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但是如果真的这样,樱井看着大野的喉结,如果真的拉过来,再轻轻的咬住……光是这么一想,手中的领带仿佛都有了热度顺着指尖传至全身,樱井默默呼出一口长气。

一阵静默只有领带擦过布料发出轻微声响,大野简直觉得再多一秒都是煎熬时间已经停止,忍不住开口,“我学会了。”

绝对是在骗人,“那你打给我看啊。”

于是那人就软软笑了,灯光落在眼中,嘴唇有一道发白的齿痕。

“我学不会的啦。”

“那明早还是我来帮你。”

自己的领带此时正挂在大野身前,端正紧致,真是他这辈子打的最漂亮的一次,心思一动,樱井退后半步,手指虚拢成拳向大野伸出去。

“大野先生,明天会有记者会吗?”

他摇头。怎么可能。那我现在能不能以记者的本职身份问你一个问题。

“大野先生,请问……”

你此时的心情如何,这场展览筹备了多久,对你有多重要的意义,最重要的作品是什么,不,这些都不重要。我知道他筹备了几个月,他为此不分昼夜,每一个作品都是他心血,我想问的,只是。

“为什么,选择了今天?”

赤脚穿着睡衣,打着领带的家伙看上去一点也不滑稽,无比自信又可爱就像站在高台对着一百台摄像机闪闪发光笑了起来。

“因为今天,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日子。”

——因为,能有这场展览,我想感谢一个人。


评论(39)
热度(104)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