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m

29、

樱井昨夜睡得尤其沉,往常会做的梦、梦中的焦虑都消失一空。临睡前和大野的短暂相处有种久违的熟悉感,好似回到了当年,他亲密无间的小哥哥听他的话,什么都由着他。

一觉醒来,酣畅的饱睡感让樱井一时有些恍惚。

目之所及是一片光明,大野已不在房间,平台上的盆景也空了一大半。樱井光脚站在客厅,家中和昨夜无异,自己的领带还挂在沙发,桌上齐齐整整,一片碎纸都没有。阿黄绕着他转了半圈,小声喵喵叫,樱井蹲下来微笑摸过阿黄柔软温热的脊背。

“我和哥哥晚上就回来了,你乖一点。”

醒来时的满足感不知何时已变得无影无踪。樱井回到家,和家人吃着昂贵的料理,谈笑之间他突然想到,今天是第一次,他早上醒来没有看见大野智。

说不上多奇怪,只是心中一点空落到现在还萦绕不散,就跟有个人不断鼓足劲吹胀有针孔的气球似的,多少令人泄气,樱井接过家人的礼物,不由努力再笑开三分。

饭后他随即前往展览地点,一路上,熟悉的风景不断从窗外掠过。多年不见,这里没什么大的改变,仍和他高中读书时差不多,安静的道路,道路两旁高大的桉树,阳光从冬天的枝桠中落下来。开到半途,樱井甚至停在路边抽了一根烟。

就像重新驶入回忆之路,埋伏着许多模糊不清的情绪,让人软弱,并生出一点怯意。

驶过岔路口,就到了展场。对着车窗最后整理一次头发,樱井大步向前,在门口看到了写有自己名字的大束白玫瑰,在各式贺礼中尤为显眼。

纯洁耀眼的白玫瑰,才配得上他的小哥哥终于显山露水的这一天。

一眼看见大野智站在展厅中央,穿着后背绣有花纹的西装,头发抓起来蓬蓬的,和几个身着和服的中年人交谈,这种场合,也带着习惯的猫背。樱井暗笑,自己默默看了起来。龙柏、剑麻、红天竹、棕竹、垂丝海棠……这都是大野曾告诉过他的名称,此时都标注出来,笔迹樱井也很熟悉,是大野亲手所写。风流笔法,合着静默的植物,一一呈现在光束之下。

樱井逐渐觉得感动,好像进入了一个名叫大野智的空间。

他的作品、笔迹、偏蓝灯光,粗糙颗粒的白墙,展出的泥土,粗陶器具,铸铁花剪,都散发出属于这个人的气息。和他创造的盆景一样,青苔砂石,生成了大段大段的留白。

留白之下,沉默之中,却拥有细腻的内在,樱井想,大野也正是这样的人。

现在这个人终于看见他,向身边人示意,向他走来。 

眉目之间满是笑意,声音也透着愉快,“翔君,你来了。”

樱井点头,回以微笑,“恭喜你,大野桑。”

他看到大野戴着的灰色领带打了漂亮的结,大野说,谢谢他送的花,很高兴。樱井说,“应该的。”

“展览很出色。”

大野不好意思摆手,领着他转了半圈,小声向他解释展览背景,捧场的大多是业内人士和朋友,作品并不成熟,客客气气说了一大堆,樱井听得略微出神。

说话间,不停有不认识的人同大野打招呼,大野从容应对的样子让樱井想起门口的介绍,上面写着,年轻一代盆景作家,师从松冈昌宏先生,出自琦玉四大园之一的厚朴园。

短短一句话,写尽他所不知道的大野的四年。

樱井略微和大野拉开距离,看他温润的侧脸弧线,之前的种种情绪终于消失,有了一个参观者该有的冷静旁观。

只是,突如其来的,樱井觉得疲倦。

大野对他说,“翔君你先自己转转,我失陪一下。”

离去的背影即使小小的,猫背,仍是场内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在他亲自创造的这个空间,备受称赞。

身边的陌生人拍下一处盆景,小声说着,真好看。樱井微笑起来,这一刻,他想他终于明白,那个依赖他,只跟他玩,和他手牵手在黑暗阁楼躲了一下午的小哥哥,确实早已存于记忆长河再也不会回来。

大野再过来时对他抱怨,“好累,声音都哑了。”

樱井本想说喝口水,又懒得出口,就这么坐在休息区的树根仰头看大野,脸上带点顽劣的笑容。

大野奇怪看他,想了想,明白了什么似的,“说起来,还没给翔准备生日礼物。”

“今天的展览不就是了。”说完樱井自己都乐了,又摇头。

大野也乐,眼睛闪着光,“其实这样说也对。不过,翔君,这些盆景你挑个喜欢的,就当礼物送你。”

“真的?”

大野一脸任你选的表情。

“那我可不客气。”说完指着展厅正中央的最大的松柏说,“就那个。”

大野顺着看过去,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摇头。

“不说随便我选么。”

“恩……但是那盆不行。”大野脸上有种奇异的神情,“至少现在不行。”

那盆松,是他拜师的第一天师傅就交给他,一直养着,花费诸多心血,陪他度过漫漫长夜和微明晨曦,随他一路走到现在。

“为什么?”樱井还在开玩笑耍赖,却见大野低下头来,认真对他说。

“那盆是真的要送你,翔酱。”

不过不是现在,不是生日礼物。而是。

大野智一个字一个字笑着说,语气温和平静,“那盆是将来等到翔君结婚,我准备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并蒂松柏——长青不败,天长地久,没有什么比它更合适,更圆满。


评论(51)
热度(100)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