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人-0

32、

回去的路上,一片沉默。大野说出长久以来的想法,掏空自己后感到分外轻松,他看着车窗浮上淡淡白雾,疲倦得几乎忘记了樱井的存在,闭上眼睛任凭这辆车带自己驶入更深的夜色。

回到家樱井已恢复平静,问清大野搬出去的具体时间,他们各自推门而入。顾不上开灯,樱井脱力一般靠墙而坐,感到内心一涌而出的讽刺。

仅仅因为大野想要从他身边逃离的想法就小孩子一样恶言相对,指责大野自私。但樱井清楚该被指责的是自己。用成年人的温柔给大野甜头,享受他在意自己的眼神,躲在这间屋子和大野半真半假地朝夕相对,却没有勇气再往前一步。他还贪恋着两人之间的的暧昧,大野却已转身,意识到这点的樱井,沮丧得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不待他反应,更现实的问题已经摆在面前,如果借此机会搬出去干脆和大野淡了联系,或者……樱井屈起腿,把脸埋在膝盖坐了一整夜。

二宫打来电话的时候樱井正准备去和松本喝一杯,他对松本示意稍等。

“我和松本一起,过来可能一小时。”

挂掉电话,对松本说,“相叶在玩台球,二宫问我们要表去。你上次输给他,正好赢回来。”

松本凝视樱井,暗自松了一口气。

陪樱井喝了一周的酒,比平常喝得多一倍越喝越清醒的樱井让松本隐隐不安,虽然一言一行都是平常模样,工作效率来得更高,松本仍觉得哪里不对劲。

堵在路口的时候,松本无聊,转过头却忘了准备问樱井的话。车河的昏暗灯光,映得樱井的脸明明暗暗,蹙紧的眉头和紧闭的嘴角竟生出一种茫然之下的脆弱感。

从没想过这个词也会出现在樱井身上,松本不由叫出口,“翔桑……”

直到车重新发动,樱井也没有回应。

近在身边伸手可触的距离,樱井没有听见松本的声音。

见到二宫和相叶,松本看见樱井又变成了熟悉的樱井翔,连声说好饿,一样要了大份咖喱牛肉。吃完饭,他们走上二楼的台球室,樱井打完一局输给相叶很不甘心的样子,却把球杆递给松本,走到一边坐下。

开了一瓶啤酒笑看他们。

递了酒给一开始就只玩游戏的二宫,“喝吗。”

二宫忙得头都不抬,闪避掉敌人,结束一盘游戏看见四个酒罐瘪瘪地齐齐整整排在桌上。

“喝这么猛?”

樱井指着绿绒面的桌子说,“看样子今天松本还是会输。”

相叶正弯下腰瞄准最后一个红球,一杆之后,樱井笑了,“我说对了。”

相叶拿起球杆向他们挥舞,松本一脸不服气擦过球杆,“相叶真是厉害呢。”樱井感叹。

“对啊,这家伙在不需要动脑子的地方总是很厉害的。”

惯常的吐槽却让樱井爆笑出声,夸张得让二宫皱眉。樱井正色道,“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相叶酱是我们当中运气最好的一个。”

“想要的都可以得到,对吧,nino。”

二宫挑了下眉毛,拍拍樱井的肩,走向相叶那边。末了回头,浅近褐色的眼睛俯视樱井。

“知道为什么吗。”二宫指相叶,“因为那个家伙想要的东西很少。”

剩下的话不用多说,樱井是个聪明人。从大野那里得知了房子即将到期,说反正是迟早的事就此结束也好,二宫却觉得生气。今天看到樱井,眼下都是阴影,若无其事逞强的样子让他把满肚子的话咽了回去。

相叶劝他不要插手,说有些事不能强求。

“翔酱是个想要大家都满意的人,和我们不一样。”

相叶抱住他,“我做不到让所有人满意,有小和就够了。”

简单的话二宫难得没有反驳。世事本就如此,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道理,要么放下这个人,给彼此留条退路。要么拉过他手顶住压力求一个自我满足。

要得太多,自然无法进退,逼得自己进了死胡同。

 

玩至深夜樱井拒绝了松本送他回家,一个人坐上出租车。夜景繁华如梦,树上点着灯,有年轻的情侣在树下接吻。他想二宫其实说的不对,自己想要的并不多,不过是可以和爱人牵手走到世人前,在阳光下一人分吃一口草莓冰淇淋。这样的恋情也不是没有过。

女孩子的嘴唇亲起来柔软温暖,他喜欢,却不觉得沉醉。分手时哭泣的样子让他难过,却不会为此心软。一年前重见大野心就激烈跳动,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恋情让樱井再次触摸到那个词。

情不自禁。

青春期在骨子里不停叫嚣的欲望,情不自禁想把小哥哥揉进怀中,让他糊涂开始又不清不楚地叫停。如果他错在开始,那么大野也是共犯,只是谁也没料到,到头来一笔烂账困住了两个人。

到了家,眼前的屋子竹影重重,照旧亮起小小的灯,像海中的灯塔让樱井看到就暖和起来。走上二楼,左边门下透出一线微光,无声的蛊惑一般。

突然就不想再抵抗了。

和自己曾想象过无数次的场景一样,他推开门,大野在被子中,抬头看过来。

并未见多少惊讶,凝视着自己的眼睛温和平静。

樱井走上前,带着冰凉和酒气,抱住了大野。

温暖的气息缠绕在鼻尖。

前方那条狭长黑暗的路,他是真的恐惧走进去。但是大野在其中,再多进一步就可以抵死缠绵。樱井这一刻简直都有点恨大野了。

抱住肩膀的手不由使上了力气。

“对不起。”

樱井如喝醉一般反复说着这三个字。

背上传来了触感,是大野回抱住他,如同以前受了委屈向大野寻求安慰一样。

比自己单薄许多的小哥哥使尽全力把他抱在身前。

樱井想要落泪。

已经不能再像小时候,不计后果开启潘多拉之盒。

那至少在仅剩的无人知晓的夜晚,让他牵着他的手沉入海底。

这一晚,他们面面相对,眼中的碎光只映着彼此疲惫的脸。樱井终于能够安然入睡,这个星期以来的头一回。没做噩梦,没有半夜惊醒,一觉睡至天明。


评论(43)
热度(94)
©彼彼托 | Powered by LOFTER